• <menu id="qmgac"><tt id="qmgac"></tt></menu>
  • 歡迎您光臨中國周易網!
    中國周易網圖
    愛情桃花運勢預測,八字運程測算、寶寶起名改名、號碼吉兇,姓名打分
    在線免費算命
    免費取名改名
    八字精算(推薦)  在線起名(大師起名)  八字合婚(囍)  姓名測分  號碼測算  免費起名(新)
    人氣最旺易學聯盟
    當前位置: 主頁 > 梅花易數 > 六十四卦 >

    易經六十四卦第四卦:蒙卦正解-山水蒙(艮上

    來源:中國周易網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噬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彖曰:蒙,山下有險,險而止,蒙。蒙亨,以亨行時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應也。初噬告,以剛中也。
    4、第四卦離宮(四世):山水蒙卦(艮上坎下)
    第4卦
      山水蒙(蒙卦)啟蒙奮發   中下卦   象曰:卦中爻象犯小耗,君子占之運不高,婚姻合伙有瑣碎,做事必然受苦勞。這個卦是異卦(下坎上艮)相疊,艮是山的形象,喻止;坎是水的形象,喻險。卦形為山下有險,仍不停止前進,是為蒙昧,故稱蒙卦。但因把握時機,行動切合時宜,因此,具有啟蒙和通達的卦象。

    山水蒙卦 地位:少陽|人位:老陰|天位:少陰|錯卦:澤火革|綜卦:水雷屯|交互卦:地雷復

    序卦傳;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者蒙也,物之穉(zhì)也。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噬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彖曰:蒙,山下有險,險而止,蒙。蒙亨,以亨行時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應也。初噬告,以剛中也。再三瀆,瀆則不告,瀆蒙也。蒙以養正,圣功也。

    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子夏易傳;山下有險,而止,昧於所從,蒙也。夫知昧而求決者,通之道也。決而當於時,適於中道,乃行也。亨,蒙之理,非求我也,求我,蒙不能明也。待蒙求我,志應而後發也,告者精意而上請也,初志乎決剛中,求辨於理,故來告也。至於再三,則或多矣,瀆蒙者也。其肯告乎蒙者,無知也。以其不知以養其所知,亨。蒙之道乃聖功利而正者也。
    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水泉出,而未通止所也。德不博不能及於物,淺學之蒙也。君子以之克己而果行,廣學以育德而後能通也。
    蒙.艮上.坎下

    程傳:《蒙·序卦》:“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稚也。”屯者物之始生,物始生稚小,蒙昧未發,蒙所以次屯也。為卦艮上坎下,艮為山為止,坎為水為險,山下有險,遇險而止,英知所之,蒙之象也。水必行之物,始出未有所之,故為蒙。及其進則為“亨”義。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朱熹:艮,亦三畫卦之名。一陽止于二陰之上,故其德為止,其象為山。“蒙”,昧也。物生之初,蒙昧未明也。其卦以坎遇艮,山下有險,蒙之地也。內險外止,蒙之意也。故其名為《蒙》。“亨”以下,占辭也。九二內卦之主,以剛居中,能發人之蒙者,而與六五陰陽相應,故遇此卦者有亨道也。“我”,二也;“童蒙”,幼稚而蒙昧,謂五也。筮者明,則人當求我而其亨在人;筮者暗,則我當求人而亨在我。人求我者,當視其可否而應之;我求人者,當致其精一而扣之。而明者之養蒙,與蒙者之自養,又皆利于以正也。

    程傳:“蒙”有開發之理,亨之義也。卦才時中,乃致亨之道。六五為《蒙》之主,而九二“發蒙”者也。“我”謂二也,二非《蒙》主,五既順巽于二,二乃“發蒙”者也,故主二而言。“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五居尊位,有柔順之德,而(方)聲在童蒙,與二為正應、而中德又同,能用二之道以發其蒙也。二以剛中之德在下,為君所信向,當以道自守,待君至誠求己而后應之,則能用其道。匪我求于童蒙,乃童蒙來求于我也。“筮”,占決也。“初筮告”,謂至誠一意以求己則告之,再三則瀆慢矣,故不告也。發蒙之道,利以貞正,又二雖剛中,然居陰,胡宜有戒。

    《朱子語類》云:人來求我,我則當視其可否而告之,蓋視其來求我之發蒙者,有初筮之誠則告之,再三煩瀆則不告之也。我求人,則當致其精一以叩之,蓋我而求人以發蒙,則當盡初筮之誠,而不可有再三之瀆也。

    項安世曰:待其求而后教之,由其心相應而不違,致一以導之,則其受命也如響。

    胡炳文曰:有天地即有君師,乾坤之后繼以《屯》,主震之一陽而曰“利建侯”,君道也;又繼以《蒙》,主坎之一陽而曰“童蒙求我”,師道也。君師之道皆利于貞。

    俞琰曰:“瀆”,與《少儀》“毋瀆神”之“瀆”同。不告,與《詩·小昱》“我龜既厭,不我告猶”之義同。初筮則其志專一,故告。再三則煩瀆,故不告,蓋童蒙之求師,與人之求神,其道一也。

    林希元曰:童蒙不我求,則無好問愿學之心,安能得其來而使之信?我求而誠或未至,則無專心致志之勤,安能警其惰而使之聽?待其我求而發之,則相信之深,一投而即入矣,待其誠至而發之,則求道之切,一啟而即通矣。此蒙者所以得亨也。

    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朱熹:“泉”,水之始出者,必行而有漸也。

    程傳:“山下出泉”,出而遇險,未有所之,《蒙》之象也。若人蒙穉,未知所適也。君子觀《蒙》之象,“以果行育德”,觀其出而未能通行,則以果決其所行,觀其始出而未有所向,則以養育其明德也。

    周子曰:“童蒙求我”,我正果行,如筮焉。“筮”,叩神也,再三則瀆矣,“瀆則不告”也。“山下出泉”,靜而清也。汨則亂,亂不決也。慎哉其唯時中乎!

    王宗傳曰:不曰“山下有水”,而曰“山下出泉”云者,泉者水之源,所謂純一而不雜者矣。

    真德秀曰:泉之始出也,涓涓之微,壅于沙石,豈能遽達哉!唯其果決必行,雖險不避,故終能流而成川。然使其源之不深,則其行雖果,而易以竭,艮之象山也,其德止也。山唯其靜止,故泉源之出者無窮,有止而后有行也。君子觀《蒙》之象,果其行如水之必行,育其德如水之有本。

    徐幾曰:《蒙》而未知所造也,必體坎之剛中,以決果其行而達之?!睹伞范从兴σ?,必體艮之靜止,以養育其德而成之。

    蔡清曰:“果行育德”,是內外動靜交相養之道。養《蒙》之道,不外乎此。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譯文]蒙卦象征蒙昧:亨通。不是我去求蒙昧的童子,而是蒙昧的童子來求我。初次請問應該回答,對同一問題再三地濫問,那是對先生的褻瀆,就不再回答。利于守持正道。(匪:即“非”。筮:音shi,原指用蓍草占問,此處指學童向蒙師問疑求決。)

    [提示]指出啟蒙教育的基本原則。

    教育為本,中華先民早就認識到了。在六十四卦中,安排為乾、坤之后的第二卦,列于屯卦之后。“屯”為初生,“蒙”為蒙昧。兩卦的卦形正好互為顛倒(墓、蠡),構成一對。在事物發展的初期階段,多處于蒙昧狀態,開發民智便是首要工作,這就是啟蒙教育。蒙卦的中心內容,就是論啟蒙之道。

    六十四卦的卦與卦之間,是存在著有機聯系的?!兑捉洝?ldquo;七傳”中的《序卦傳》,就專講諸卦前后相承的意義。一般說來,反映出事物“相承”和“相反”兩種發展變化規律。從卦形上看,每兩卦一對,每對不是卦象顛倒(稱為“復”,如蒙卦是屯卦卦象的顛倒),就是卦象相反(稱為“變”,六爻之陰陽相反,只有四對,如坤卦與乾卦卦象相反)。

    蒙卦卦辭首先提出了啟蒙教育的基本原則。蒙昧怎么會亨通呢?難道《易經》提倡“蒙昧主義”嗎?(蒙昧亨通,就是指幼年時期正如一張白紙可教可塑。如果是人到成年,頑固不化,那是很費力的事)并非如此,其實是說處在童稚蒙昧狀態,只要加以恰當的教育,就可以得到啟蒙,就必然是亨通的。好比一面鏡子,它本來是明亮的,但蒙上了塵垢,只需擦去塵垢,就可以恢復它的本體固有的光明。“蒙”——“亨”,蘊含著這樣的思想:教育是可以啟蒙的;人是可以通過教育獲得啟蒙的。這無疑是十分積極的教育思想,也是指向“亨通”駒十分樂觀的教育思想。卦辭中強調“童蒙求我”,“瀆則不告”,“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師道當然應該是尊嚴的。不過,卦辭中所說意不在此。強調“童蒙求我”,實際上是強調受教育者的主動性、積極性和求知欲望的重要。所以孔子說:“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樂知者。”他如果沒有學習的自覺要求,盡管“我求童蒙”,也無濟于事的。所以孔子又說:“不憤不啟,不悱不發。”啟蒙、啟蒙,首先要啟發他向學的愿望啊!一方面“學而不厭”,另一方面“誨人不倦”,這才能志趣相應,共同完成教與學的雙向活動。

    《易經》往往有深層含義,“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可以理解為要向占筮一樣抱著至誠的心。如果抱著不信任的態度,對已經答復過的同一問題再三發問,實際上等于不要先生指教,那就可以不必再回答,所以說,學之道,信為先。要有這樣的精神。古人為了決疑,用蓍草向神靈占問兇吉,如果對某事回答是兇,但不合問者心愿。就反復占問,不回答“吉”就沒個完,這是對神靈的不信任,或者說是褻瀆,神靈就不再回答了。因為這樣非但不能決疑,反而增加疑惑。同樣,你問先生某事對不對,回答說不對,但你不滿意,就再三再四地問,這也是對先生的不信任,也是一種褻瀆。這樣的態度先生回答他一百遍也沒有用,也解決不了他的疑惑。所以不必再回答,先要端正他的態度??鬃釉?ldquo;舉一隅而示之.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意思是說,“我告訴他一個道理,他不能舉一反三.我就不再教他了。”這種引導式的教學方式,重在啟發其領悟。培養其思考。不必一答再答,讓他在苦苦思索中領悟要更好些。所以,“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其中既有求學者的態度問題,也有施教者的方法問題。“利貞”二字,在卦爻辭中較常見;這里的“利貞”是對卦辭的總結,也可以視為補充說明。“童蒙求我”也罷,“瀆則不告”也罷,這些教育原則都有利于守持正道,也是符合啟蒙的規律的。

    《彖》曰:蒙,山下有險,險而止,蒙。

    [譯文]《彖傳》說:蒙昧,猶如山下有險阻,遇險阻則止步不前,這是蒙昧之象。

    [提示]用卦象解釋卦名。

    這里講卦名的由來,通過上下二體的象征意義來說明。下體是坎,坎為險;上體是艮,艮為山。所以說山下有險,只能止步不前。艮為山,山也有止的含義。因為山巍然不動,性質為止。止則不通,止步不前當然不能通達。通則明,不通則昧(暗)。山下有險為蒙昧之象,就是這樣推演出來的。卦名往往是這樣,由上下二體的象征意義推演而得。

    蒙,亨,以亨行,時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應也。初筮告。以剛中也。再三瀆,瀆則不告,瀆蒙也。蒙也養正,圣功也。

    [譯文]蒙昧可以亨通,由于啟蒙者按照亨通的法則行事,這就是靈活適時的中道。不是我去求蒙昧的童子,而是蒙昧的童子來求我,這樣雙方的志趣才能相應。初次請問給以回答,因為蒙師有陽剛氣質,能行中道,有能力發蒙。對同一問題再三地濫問,那是一種褻瀆,就不再回答,是說濫問褻瀆了啟蒙教育。童稚蒙昧的時候,應該涵養純正無邪的本性,這是圣人施教的功業。

    [提示]逐句闡發卦辭之旨。

    這里為何提出“剛中”二字?“教不嚴,師之惰。”施教者須有陽剛氣質,才能雷厲風行地推行教育,不容受學者懈怠。同時又應以寬嚴適宜、靈活適時的中道為準則,才能循循善誘,誨人不倦,才能因才施教,無過無不及。所以在卦辭中前面提出“時中”二字,后面又提出“剛中”二字,作為師長的基本修養。從蒙卦六爻看,兩陽爻為師長,只有九二剛而居中,能夠承擔啟蒙開智的重任。另一陽爻上九,由于過剛而不中,就失之過嚴,而缺少靈活變通的精神。卦辭又提出“蒙以養正”四字,而且十分推崇《彖辭》的結尾是解釋發揮卦辭最后的“利貞”(利于守持正道)二字,而把“蒙以養正”是視為最大的“正”,最了不起的圣人功業。蒙卦主要是講“啟蒙”、“發蒙”,這里卻主張“養蒙”,當然是非同一般的。蒙童雖然處于無知無識的蒙昧狀態,但是思想純潔,天真無邪,此種天性不可失。所以孟子說: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教育在使之開化增長才智的同時。千萬不可斫傷蒙童的質樸天真的本性,相反,應該涵養蒙童所固有的純正無邪的本性。這就是“養蒙”,這就是“蒙以養正”。這個思想十分深刻,也很有現實意義。試想,如果我們把純真的兒童教育成了世故的“小大人”,這種教育無疑是失敗的。真正偉大的人物,并不會失去他的純正真樸的童心啊!

    《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譯文]《象傳》說:山下流出泉水,象征蒙昧的開啟。君子因此用果敢的行為來培育品德。

    [提示]指出啟蒙發智應表現為果行育德。

    上艮為山之象,下坎為水之象。泉水沖破山石的阻礙而流出,象征蒙昧得到消除,智慧得以開發。人的智慧首先應表現在品德修養上,(這才是真正的智慧,否則就是小人的伎倆而已)所以君子觀此象想到要“果行育德”。為此,行動之果決必行要像泉水之流,一往無前;修德之不止不息要如泉;水之出,滔滔不絕。六爻的爻辭則進一步從教與學兩個方面來探一討啟蒙教育的規律。六爻中二陽四陰,二陽爻為“師”(啟蒙者),四陰爻為“蒙”(受教者)。:(蒙,不一定就是指童蒙,可泛指求學者)

    易緘;

    四、互為覆卦?那就永遠解不開蒙!

    蒙卦,總卦序第四卦,是由屯卦發展而來的覆卦,因此各爻都有對應關系,也就是說蒙卦的各爻在屯卦里都有身份,只是屯卦的爻再發展變成了蒙卦。屯卦為體,蒙卦為用,其對應的爻位關系讓蒙卦與屯卦有了必然的困果與延續。
    有人說蒙與屯互為覆卦,聽著有道理畢竟是一正一反排列,因為聽著有道理,所以發展到了今天倒成了真理。再聽著對的東西,該是錯的就是錯的。嚴格意義上說,卦是有排序的,蒙卦是由屯卦發展而來,只能說蒙卦是屯卦的覆卦,而不能說屯卦是蒙卦的覆卦。就好比小河流水是向前的,不可能反著流。又好比人是從小到大成長的,不可能從大到小成長。
    乾坤一體排卦爻時,坤卦是逆著乾卦排的,覆卦的意思是也一樣,主卦是從陽的角度即乾的角度看,覆卦就是從陰的角度即坤的角度看。
    但現在很多人都習慣說互為覆卦,倒好象就真是那么一回事,非也。正因為正反不分,順逆不分,起點發展不分,因此《易》之神髓于今已所剩無己。
    為什么會有覆卦,主卦只能從一個角度看,因此不夠完整,覆卦是對主卦的補充、解釋或更深層次的分析,是換一個角度看世界。
    如果不知覆卦與主卦之間的關系,我們可以十分明確的說,根本就釋解不了蒙卦!
    我用不同顏色的線來表示兩卦各爻之間的對應關系,蒙卦各爻與屯卦各爻完全一樣,只是變化了位置,說屯與蒙是乾坤兩卦一樣是陰陽關系可以,說蒙是屯的后代如乾生坤一樣也可以,只是角度不同,對卦之本質之沒有任何影響。
    先看蒙卦卦辭: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蒙:《易疏》蒙者,微昧暗弱之名?!稌?bull;洪范傳》蒙,陰暗也?!稌?bull;伊訓》具訓于蒙士。
    卦辭挺長不好解,先知道蒙是什么意思就成了,整個卦辭于后總結。暗弱,聽著就軟綿綿,因此于本卦一定不是指陽,一定是陰,陽為明為剛健,這在《易》中是一定的。
    在屯卦最蒙昧的是誰?
    上六。
    最需要啟蒙的也只有他,看不明白情勢苦追九五,因此行而無果,我們看蒙卦如何繼續演繹屯卦的故事。有蒙昧對應的就有教育啟蒙,所認蒙字是雙重意思。

    我們再看看蒙之爻辭如何說,研究覆卦一定要記住這最重要的一條并保持良好的習慣:覆卦一定要參照主卦對應各爻來解,各爻辭是主卦的必然發展,不然一定走偏甚至全錯。《易》卦唯一例外的是漸與歸妹兩卦,到時我們再細述。
    因為各爻身份沒變,而且是覆卦,我們就沒有必要系統分析各爻了,事還是那件事,我們直接看各爻。
    初六:發蒙,利用刑人,用說桎梏,以往,吝。
    發,啟發。刑人,受刑罰的人。說,同脫。桎梏,刑具,腳鐐手銬刑。以往,從現在向后。
    下卦坎為泉,取象教導,飲水思源嘛。刑人,坎為盜寇,料理盜寇判刑當然合理??矠橄?,取象桎梏。
    本卦初六就是屯卦的上六,在屯卦時苦追九五即本卦九二未果。到了本卦,我們終于知道屯之九五即本卦的九二在當時那么復雜的情勢下是如何的料理他了。
    關起來!干凈利索!
    明明覺得自己理由充份,非但屯之九五即本卦的九二不要自己,還把自己關起來了,你說他哭不哭——一個涉世不深的小女生。
    屯卦九五即本卦九二是夠利索,在必須砍斷與屯卦六四即本卦六三的關系時果斷料理,在屯卦上六即本卦初六死纏著自己的時候果斷把他先關起來,別影響自己的正事,先辦正事,所有的阻礙全都收拾掉回頭再說。
    我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歷害!有正事!
    屯卦九五即本卦九二開啟初六的智慧大門的方式,就如用于刑人——犯了罪被關押的人的方法一樣,先關起來,再和他講道理,讓他慢慢理解和領悟,最終真正理解并愿意改正,那就如刑人脫掉刑具一樣開始新生活。畢竟小女生,小樹不修不直溜,先關再講道理,招不錯。不然胡擾蠻纏的是放誰身上也沒有辦法。
    對于初六這樣的涉世不深且執著的小女生,不能一味的只談教育與啟發,他還覺得自己有理呢,他如果不聽勸任著性子來,就會給本卦九二帶來相當的麻煩。屯卦九五即本卦九二已經要去迎親了,屯卦上六即本卦初六卻窮追不舍,如果一路跟到屯卦六二即本卦的六五處,這可真有熱鬧看了,九五迎親起碼也得正人君子一般吧,結果呢,這樣一折騰,自己那點丑事一定是天下皆知了,天子的臉面何在???屯卦九五即本卦九二一定會痛悔當時沒用干凈利落的方式阻止屯卦上六即本卦初六之行為,這就是以往,即任其發展,任其發展必給自己帶來痛悔,更嚴重的也許是給自己帶來恥辱。吝與悔的意思差不多,但吝的程度要比悔重得多。但從文字上表示出來的意思差不多,我于此提醒一下。我們在前面曾仔細釋解過二字的差別,于此就不多說了。

    九二:包蒙,吉;納婦,吉;子克家。
    包:《說文》象人懷妊。已在中,象子未成形也。元氣始子???,《說文》肩也?!缎煸弧芳?,任也。任者,又負荷之名也。能勝此物謂之克也。
    九二呢,包容了初六的蒙昧,你別和我扯了,我和你說不清,我也不想把你怎么著,先關著,好吃好喝待在里面,我辦完事再說。在九二看來,我可以理解你,但不能擾我大事,所以把你先關起來,九二這樣做是吉祥的,畢竟天子之迎娶可以上升到國家大事的級別,怎能被一個小女子干擾了。納婦指的就是將屯卦六二本卦六五娶回宮中,這樣做也是吉祥的,畢竟自乾坤始就是正應,于坤卦時就已定了性是黃裳,是正配,而且本卦六二一直守身如玉,這樣的女人不要才真是笨男人。
    子克家,子是本卦九二就是屯卦九五,再向前推至乾也是九五,當時我們定性,九五天之子也,子就是天子的意思,所有陽爻自乾而出,就爻的起源看,自也是乾之子,乾為天為父,十分明確,本爻就是飛龍在天的乾卦九五。九二作為天子,已經能夠分清事情的大小輕重,通過料理與女人間的事情,已經表現出他治國的才能,這就是子克家,天子的家自然是天下。
    于此再說一下《易》被訛傳了三千年的另一個問題,很多很多書一看五爻就是君位、帝位、尊位,實則非也,君可以是五爻,也可以是四爻,或是說任何爻都有可能,甚至君去世了就下卦了。比如本卦,就是九二爻是君,如果硬說六五爻為君顯然就弄錯了,這樣的人也許真的需要發蒙才能說桎梏了。

    六三:勿用娶女,見金夫,不有躬,無攸利。
    夫,《說文》丈夫也。從大,一以象簪也。周制以八寸為尺,十尺為丈。人長八尺,故曰丈夫。丈夫也,從穴一。從一大則為天。從大一則為夫?!抖Y•郊特牲》夫也者,以知帥人者也。金,于《易》中特指為帝王色。躬,身體,指自己。
    女象取自互卦坤,坤為婦。躬象也取自互卦坤,坤為腹,為躬。
    六三爻的金夫也是史來爭論的問題,各種解釋多如牛毛,卻未見與屯卦對應來解的。本卦六三就是屯卦的六四,其金夫自是指的本卦九二即屯卦的九五。
    勿用娶女也是被爭論了許久的問題,大體都和結婚有關系,但也鮮見定性的說法。勿用娶女指的是不要娶已經從人或是已經嫁過人的女人,勿用娶女指的就是本卦六三即屯卦六四,一目了然。“勿用娶女”的完整意思應該是“娶女勿用已從過別人的女人”
    金是帝王專用色,金夫就是有帝王專用色的人,自然就是天子,自然就是本卦九二即屯卦九五。
    六三在屯卦時看到了九五為君,自己的正應屯卦初九還小不懂事,因此見了屯卦九五這個金夫就和丟了魂一樣忘了自己還有正應棄之不顧而上桿子與之媾和,媾和的結果當然是不會有長遠的收獲。正應終是正應,在乾坤生屯時就已經排好了的,是必須遵守的,不遵守自是沒有長遠的收獲。
    到了本卦本爻,我們起碼明白了一件事,就是本卦六三在屯卦六四時與帝王鬼混,本爻是主動的,并非被強迫。同時九五也是有誘惑性的,而六四又難以把持自己。金夫,起碼讓人想起一個詞,金槍不倒。而在坤卦時本爻是六四,顯然比六五年輕,坤道即婦道也比六五略遜一籌,于是和本卦九二即屯卦九五一拍即合。

    六四:困蒙,吝。
    六四是屯卦的六三,就是君子幾不如舍的那一位。他也糊涂了,被困于蒙昧之中,想不明白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為什么屯之九五用六四而屯六二?
    屯之九五為何把上六關起來?
    為何六二守身如玉?
    六四也是陰爻,不能總是想不明白,當好機會出現時,因為蒙昧不敢出手讓機會從手中流走那就真該頓足痛悔了,如果自己認為是好機會其實不是好機會時出手則更會痛悔。
    事實是,六四終于想明白了,在屯至咸再至遁的過程當中,六四看出了本卦上九與六三即屯卦初九與六四的不和諧,直執而大膽的開始追求本卦上九,再向后發展終有好結果。于此我們看出,吝的原因是蒙。我們在前面反復強調吉兇悔吝都是有所指的并有條件的,一定要注意,因此爻之斷語不是一成不變的,這樣去做是吝,那樣做可能就是吉。

    六五:童蒙,吉。
    六五是屯卦的六二,屯之九五即本卦之九二與屯之六四即本卦的六三天天鬼混在一起,而六五卻傻乎乎如孩童般守貞如玉并天真的等屯卦九五即本卦九二來娶自己,如小童一般天真蒙昧,六五這樣做是吉祥的,終于等來了屯卦九五即本卦二的迎娶。如果本卦六五和上九因承乘的關系搞到了一起,帝自是不會來迎,起碼是吝。所以蒙也不全是不好,真是難得糊涂,如果過份在意以前的事,本爻的斷語一下不會是吉,等來了天子迎娶自然當吉論,放在誰家也一定是吉,是一件相當有榮譽的事情。
    上九:擊蒙;不利為寇,利御寇。
    上九就是屯卦的初九,屯卦六四即本卦六三與屯卦九五即本卦九二之間的不潔行為不敢說已天下人皆知,但本卦上九即屯卦初九一定已經知道了。他當然起歡守身如玉本卦的六五即屯卦的六二,又有幾個男人喜歡把亂性的女人娶進門當太太呢?于是他就用這件事來開導本卦的六五即屯卦的六二。其開導自也夾著自己的私心,開導成功六二就可能跟了自己,這么一個守身如玉的女人哪個男人不想要呢?開導不成,自己也是名正言順,說到哪都是一身正氣。
    別嫁天子了,你看他天天做的都是啥事呢?
    他的這些想法本爻給了結論,如果想占有本卦的六五,是沒有收獲的,因為六五童蒙,是別人的女人,這是乾坤生屯時就定好的,因此你說啥也沒用,人家根本不聽,此為不利為寇,就是說如果想搶別人的東西,一定沒有收獲。
    利御寇,就是在屯卦六四即本卦六三來嫁自己的時候,把這事說出來,無論自己納與不納這個女人都是自己主動,這就是利御寇,寇就是本卦六三主動來找自己。在這樣的情勢下自己占主動,所以有收獲??苷?,取象互卦坎,本卦六三即屯卦六四也??苓€有一層意思,本卦六三在屯卦為六四,搶走了屬于本卦六五即屯卦六二的九五,于本卦又想來搶走自己,這就是上九真實的想法和對本卦六三即屯卦六四的真實評價。上九對六五與六三都是擊蒙,但有利與不利即有無收獲的差別。
    有了主卦與覆卦的因果關系,解爻辭時針對性就強得多了,沒有必要牽強附會,一會講道理,一會又講情節,一會又有講道德,講不清時就正人君子般的講圣賢?!兑住肪褪怯们楣澟c故事講道理,把事情講清楚道理也就出來了。
    最后總結一下卦辭: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瀆;瀆則不告。利貞。
    童,《疏》謂蒙稚,小之稱。匪同非,筮:《廣韻》龜曰卜,蓍(shī)曰筮。
    蒙,亨;蒙昧與啟蒙是通暢的,蒙昧指的是六五,雖蒙終為君所納;蒙昧被啟蒙指的是初六。
    童蒙者,本卦初六即屯卦上六也,本卦初六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問君,你為什么不要我,而偏要納本卦六五即屯卦六二呢?你為什么都能要本卦的六三即屯卦的六四而不要我?你為什么要屯卦的六二即本卦的六五而不要我?你一定要和我說清楚!
    君呢,即是本卦的九二,初筮告,君覺得第一次初六質問自己時已經和他講清楚了,而初六呢,覺得他說的根本就不是那么回子事!君一看和這混人說不清楚,再解釋也沒用,這就是再三瀆,再三是又一次再一次的意思,反復解釋。瀆則不告,說不清楚就不說了,先關起來再說,等辦完正事再來和他慢慢解釋,于是就有了本卦初爻:發蒙,利用刑人,用說桎梏,以往吝。初筮告,再三瀆,都是類比,上六就和這樣的人是一樣的。
    利貞的意思就是有收獲,一個男人,永遠應該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并且要一直這樣堅持下去,一定有收獲。
    本卦辭通譯為:教導人遠離蒙昧是通暢的,前提是并非我主動要去開導如小童般蒙昧的人,而是他有這個需求讓我我幫助他開導他。教導人遠離蒙昧就如筮卜一樣,把原因和結果告訴他。如果他不信或是不懂而反來復去的問,就如筮時不信第一結果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復測,這樣就褻瀆了神靈。這樣的人就不用再開導了,何必在這樣的人身上浪費時間呢?這樣想這樣做才會有收獲。這樣的釋解是沒有問題的,這就是所謂的就卦辭解卦辭,空洞啊。
    乾坤為《易》卦后天開山之祖,為第一代,那么屯就是第二代,蒙就是第三代,自二代起后天卦已經形成,這四個卦是沒有暗爻的,卦上皆明爻。
    我們也可以說乾為第一代,坤為第二代,屯為第三代,蒙為第四代;我們也可以說乾坤是一代,屯蒙是一代,陰陽相對,怎么說都可以,只是角度不一樣,對《易》卦宗族譜的本質沒有影響。
    屯蒙兩卦剛出山就進入了漫長的休眠期,直至上經結束也沒有動靜。屯作為乾坤“長子”,一直被《易》大畜之以期才堪大用,終于在下經又有了生命力,發展出了整個下經各卦。而其“弟”(稱妹亦可)需卦,在其后出生,卻先于他發展出了自需卦以后的上經所有卦。就讓屯蒙兩卦先休息,先靜養,我們于下經時再續寫屯卦發展的波瀾壯闊。
    我真誠希望,本了本篇結束,所有看到本書的人能真正理解第一章的重要性,如果沒有第一章作為基礎,越向后看就越吃力,這也是我為何沒有直接釋卦,而與諸君一同先筑基的原因。
    我還希望自本篇兩卦明白兩件事:
    第一,各爻的爻辭并非講的就是這個爻的事,講其他爻的事經常有,各爻爻辭并不完全是以第一人稱出現的,也許是第二,也許是第三人稱,也許第一、第二、第三人稱都有。
    第二,卦辭是對所有爻在卦中表現的總結,一定能夠找得出針對哪個爻的,一定不是空談,一定是有事實依據的。

    邵子<觀物篇>
    動之大者謂之太陽,動之小者謂之少陽,靜之大者謂之太陰,靜之小者謂之少陰。太陽為日,太陰為月,少陽為星,少陰為辰。日月星辰交而天之體盡之矣。太柔為水,太剛為火,少柔為土,少剛為石。水火土石交而地之體盡之矣。

    運動的極致是太陽,從靜止開始運動是小陽,安靜的極致是太陰,從運動漸漸靜止是少陰。太陽為日,太陰為月,少陽為星,少陰為辰,日月星辰交錯是天的全部本體。太柔為水,太剛為火,少柔為土,少剛為石。水火土石交錯是地的全部本體。
    譯者語:天地各有動靜,天兩儀發展成天四象日月星晨,而地兩儀發展地四象,分別稱為天四象和地四象水火土石。日月星晨水火土石就是先天八象。
    天兩儀與地兩儀是獨立發展的,非太極一得一與一得二之兩儀
    邵子<觀物外篇>:體者八變,用者六變。是以八卦之象,不易者四,反易者二,以六卦變而成八也。

     

    ------分隔線----------------------------
    乱妇22P欧美一级,女人摸了男人生殖视频,午夜性刺激片免费观看视频
  • <menu id="qmgac"><tt id="qmgac"></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