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mgac"><tt id="qmgac"></tt></menu>
  • 歡迎您光臨中國周易網!
    中國周易網圖
    愛情桃花運勢預測,八字運程測算、寶寶起名改名、號碼吉兇,姓名打分
    在線免費算命
    免費取名改名
    八字精算(推薦)  在線起名(大師起名)  八字合婚(囍)  姓名測分  號碼測算  免費起名(新)
    人氣最旺易學聯盟
    當前位置: 主頁 > 梅花易數 > 六十四卦 >

    易經六十四卦第九卦:小畜正解-風天小畜(巽

    來源:中國周易網
    錯卦;雷地豫。綜卦;天澤履。交互卦;上離下兌成;火澤睽。地位;老陽。人位;少陰。天位;老陽。序卦傳;比必有所畜也,故受之以小畜。
    9、第九卦巽宮(一世):風天小畜(巽上乾下)
    第9卦
      風天小畜(小畜卦)蓄養待進   下下卦   象曰:苗逢旱天盡焦梢,水想云濃雨不澆,農人仰面長吁氣,是從款來莫心高。這個卦是異卦(下乾上巽)相疊,乾為天;巽為風。喻風調雨順,谷物滋長,故卦名小畜(蓄)。力量有限,須待發展到一定程度,才可大有作為。

    風天小畜 地位:老陽|人位:少陰|天位:老陽|錯卦:雷地豫|綜卦:天澤履|交互卦:火澤睽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曰小畜。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亨。密云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象曰: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子夏易傳;小畜,隂上得位,而陽皆應之也,柔畜,剛也。大為小所畜,其畜不能全。小畜而已也,故健而巽,剛下柔也。剛居中,巽柔而從其畜。志得而後通也。雨者,隂陽和,隂行其道,則盛而為雨。小畜,志於上,往也,自得其位而已。使陽而巽,其澤不足,以下濟也。則密雲而不雨也。雲自西郊而東也,隂消而退未能行施也。小人來,居上位,非中正之德,君子無所承也。其何足光哉,不能畜君子之大也。
    象曰: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風行天上,而不能畜大也。言行德之大也。文德者,德之小也。君子之道,無所備也。畜其文德,與時行也。
    《序卦》曰: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
    崔覲曰:下順從而上下應之,則有所畜矣。
    韓康伯曰:由比而畜,故曰“小畜”也。

    (乾下巽上)。小畜:亨。
    侯果曰:四為畜主,體又稱小,唯九三被畜,下剛皆通,是以“小畜,亨”也。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崔覲曰:云如不雨,積我西邑之郊,施澤未通,以明小畜之義。
    案:云雨者,陰之氣也。今小畜五陽而一陰,既微少,才作密云,故未能為雨。四互居兌,西郊之象也。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曰小畜。
    王弼曰:謂六四也。成卦之義,在此一爻者也。體無二陰,以分其應,既得其位,而上下應之,三不能陵,小畜之義。

    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亨。
    虞翻曰:需上變為巽,與豫旁通。豫四之坤初為復,復小陽潛,所畜者少,故曰“小畜”。二失位,五剛中正,二變應之,故“志行乃亨”也。

    密云不雨,尚往也。
    虞翻曰:密,小也。兌為密。需坎升天為云,墜地稱雨。上變為陽,坎象半見。故“密云不雨,尚往也”。

    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虞翻曰:豫坤為自我。兌為西,乾為郊,雨生于西,故“自我西郊”。九二未變,故“施未行”矣。
    荀爽曰:體兌位秋,故曰“西郊”也。時當收斂,臣不專賞,故“施未行”。喻文王也。

    《象》曰:風行天上,小畜。
    《九家易》曰:風者,天之命令也。今行天上,則是令未下行,畜而未下,小畜之義也。

    君子以懿文德。
    虞翻曰:君子,謂乾。懿,美也。豫坤為文。乾為德,離為明。初至四體夬,為書契。乾離照坤,故懿文德也。

    小畜巽上乾下

    程傳:《小畜·序卦》:“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相比附則為聚。聚,畜也。又相親比則志相畜?!缎⌒蟆匪源伪纫?。畜,止也,止則聚矣。為卦巽上乾下,乾在上之物,乃居巽下。夫畜止剛健,莫如巽順,為巽所畜,故為畜也。然巽,陰也,其體柔順,唯能以巽順柔其剛健,非能力止之也,畜道之小者也。又四以一陰得位,為五陽所說,得位,得柔巽之道也。能畜群陽之志,是以為畜也。小畜,謂以小畜大,所畜聚者小,所畜之事小,以陰敵也?!跺鑲鳌芬粤男笾T陽為成卦之義,不言二體,蓋舉其重者。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朱熹:巽,亦三畫卦之名。一陰伏于二陽之下,故其德為巽為入,其象為風為木。小,陰也。畜,止之之義也。上巽下乾,以陰畜陽,又卦唯六四一陰,上下五陽皆為所畜,故為《小畜》。又以陰畜陽,能系而不能固,亦為所畜者小之象。內健外巽,二五皆陽,各居一卦之中而用事,有剛而能中其志得行之象,故其占當得亨通。然畜未極而施未行,故有“密云不雨自我西郊”之象。蓋密云陰物,西郊陰方,我者,文王自我也,文王演易于羑里,視岐周為西方,正《小畜》之時也。筮者得之,則占亦如其象云。

    程傳:云:陰陽之氣,二氣交而和,則相畜固而成雨。陽倡而陰和,順也,故和。若陰先陽倡,不順也,故不和。不和則不能成雨。云之畜聚雖密,而不成雨者,自西郊故也。東北陽方,西南陰方,自陰倡,故不和而不能成雨。以人觀之,云氣之興,皆自四遠,故云“郊”。據西而言,故云“自我”。畜陽者四,畜之主也。

    胡瑗曰:陰陽交則雨澤乃施,若陽氣上升,而陰氣不能固蔽,則不雨。若陰氣雖能固蔽,而陽氣不交,亦當不雨。猶若釜甑之氣,以物覆之,則蒸而為水也。“自我西郊”,是云氣起于西郊之陰位,必不能為雨也。

    《程子語錄》:或以《小畜》為臣畜君,以《大畜》為君畜臣,曰:不必如此,《大畜》只是所畜者大,《小畜》只是所畜者小,不必指定一件事。便是君畜臣,臣畜君,皆是這道理,隨大小用。

    張浚曰:臣之誠意雖通于上,而君德未孚,若天氣未應,曰“密云不雨”。西郊陰位,“自我西郊”,言陽氣未應也。

    《朱子語類》:問:“密云不雨自我西郊”。曰:凡雨者皆是陰氣盛,凝結得密,方濕潤,下降為雨。今乾上進,一陰止他不得,所以《彖》中云“尚往也”,是指乾欲上進之象。列上九則以卦之始終言,畜極則散,遂為既雨既處,陰德盛滿如此,所以有君子征兇之戒。

    邱富國曰:乾本在上之物,今在巽下,則為柔所畜,故曰《小畜》。但六四以一陰而畜止五陽,能系其志,而不能固其志,此又畜道之小者也。大物畜則止,止極則行,故《小畜》亦有“亨”義。“密云”,陰氣也。自二至四互兌,屬西方,故曰“西郊”。四以柔居柔,故有此象。凡云自東而西則雨,自西而東則不雨,陰先倡也?!缎⌒蟆芬匀釣橹?,不能固陽而止之,故云雖密而不雨。

    林希元曰:小畜有二義,一是以小畜大,一是所畜者小。亦唯以小畜大,故所畜者小,其歸一而已矣。問:天氣屬陽,地氣屬陰,今以陰畜陽,反以天氣為陰,地氣為陽,何也?曰:以兩儀之分言,則位乎下而氣上騰者為陰,位乎上而氣下降者為陽。自四象之交言,則陰之騰上者又為陽,陽之下降者又為陰。此《蒙引》之說也,可以發朱子之所未發。

    李光地:此卦須明取象之意,則卦義自明。彖言“密云不雨”者,地氣上騰,而天氣未應,以其云之來自我西郊,陰倡而陽未和故也。蓋以上下之陰陽言之,則地氣陰也,天氣陽也。以四方之陰陽言之,則西方陰也,東方陽也。陰感而陽未應,乃卦所以為《小畜》之義,《彖傳》“尚往”。謂陰氣上升;“施末行”,謂陰氣未能成雨而降也。以人事擬之,則是臣子志存國家,未能得君父和合之象。諸家或以地氣上升者為陽,天氣下應者為陰,故于《彖傳》“尚往”亦屬陽說,唯張氏以為天氣未應者,于卦義極相合也。

    小畜,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曰小畜。

    朱熹:以卦體釋卦名義,“柔得位”,指六居四。“上下”,謂五陽。

    程傳:言成卦之義也。以陰居四,又處上位,“柔得位”也。上下五陽皆應之,為所畜也。以一陰而畜五陽。能系而不能固,是以為《小畜》也。彖解成卦之義,而加“曰”字者,皆重卦名文勢當然,單名卦唯革有曰字,亦文勢然也。

    胡瑗曰:《小畜》卦有二義,六四以一陰得位,體無二陰以分其應,故上下五陽皆應之,是小者能畜矣。三陽在下而并進,四以一陰獨當其路,是小有所畜也。此二義也。

    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亨。

    朱熹:以卦德卦體而言,陽猶可亨也。

    程傳:以卦才言也,內健而外巽,健而能巽也。二五居中,“剛中”也。陽性上進下復乾體,志在于行也。剛居中,為剛而得中,又為中剛,言畜陽則以柔巽,言能亨則由剛中。以成卦之義言,則為陰畜陽。以卦才言,則陽為剛中。才如是,故畜雖小而能亨也。

    密云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朱熹:“尚往”,言畜之未極其氣猶上進也。

    程傳:畜道不能成大,如“密云”而不成雨。陰陽交而和則相固而成雨,二氣不和,陽尚往而上,故不成雨。蓋自我陰方之氣先倡,故不和而不能成雨,其功施未行也?!缎⌒蟆分荒艹纱?,猶西郊之云不能成雨也。

    王逢曰:四以陰盛,有“密云”之象。以柔止健,不能固陽,足以不雨,西郊陰地臣之類也。

    楊時曰:卦五陽而一陰,則一陰為之主。四以陰居陰,“柔得位”也,為一卦之主,而上下應之,以陰畜陽也。陽大而陰小,小者畜也。此以六四一爻言之也,合一卦之才,則三陽健而進,一陰體巽而上行,九五剛得中,與之合志,則志行矣,是以亨也。

    項安世曰:陰陽之理,畜極則亨。畜之小者,雖未遽亨,及其成也,終有亨理。以六爻言之,一柔得位,五陽應之。能系其情,未能全制之也,故為《小畜》。以二卦言之,健而能巽,不激不亢,其勢必通。二五皆剛中,同心同德,其志必行,故有亨理,凡陰閉之極,則陽氣蒸而成雨。“密云不雨”者,陰方上往,未至于極也。“自我西郊”者,方起于此,未至于彼也。此皆言所畜之小,然謂之“尚往”,則非不住,謂之未行。則非不行,亨固在其中矣。此于人事為以臣畜君,終當感悟之象。

    蔡清曰:朱熹:”“其氣猶上進”也,當以既雨既處來照看。此句全就云雨說,不然,用不得氣字。

    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朱熹:風有氣而無質,能畜而不能久,故為小畜之象,“懿文德”,言未能厚積而遠施也。

    程傳:“乾之剛健而為巽所積,夫剛健之性,唯柔順為能畜止之,雖可以畜止之,然非能固制其剛健也,但柔順以擾系之耳,故為《小畜》也。君子觀《小畜》之義,以懿美其文德,畜聚為蘊畜之義。君子所蘊畜者,大則道德經綸之業,小則文章才藝,君子觀《小畜》之象,以懿美其文德,文德方之道義為小也。

    林希元曰:大風一過,草木皆為屈橈,過后則旋復其歸,足能畜而不能久也,有氣而無質故也。

    9.小畜卦——論以陰蓄陽

    乾下巽上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譯文]小畜卦象征微小的蓄聚:亨通。從西方吹來的濃云密布,卻不降雨。

    [提示]指出以陰蓄陽的基本含義。

    小畜卦是比較難懂的一卦,歷來很少有人講得清楚。我們知道,<易經>的思維方法總是辯證的,在陰陽這一對矛盾中,既談陽的主導作用,又談處于從屬地位的陰的反作用。比和小畜這兩卦都是以陰陽為象征符號來談人際主從關系、上下級關系,反映了這一關系的復雜變化的深隱微妙之處。前面的比卦由一陽五陰組成,一陽為主導,五陰為從屬,側重于談陰對于陽的比附,這很好理解。小畜則由一陰五陽組成,雖然陽為主、陰為從,陽為剛健、陰為柔順的基本性質不變,但是看問題的角度不同了。比卦談的是五陰比附一陽,小畜卦談的是一陰蓄聚五陽。因為陰為小,陽為大,以陰蓄陽就是以小蓄大,所以此卦稱為“小畜”。

    “畜”就是“蓄”,作為陰對陽反作用的表述,它的含義要視具體情況而定,大體上說的是一種聚合、吸引、蓄容的作用。因為陰是從屬的,它反作用于主導的陽,只能起這種微小的蓄聚作用,故稱之為“小畜”。當然,這畢竟也是一種主觀能動作用。卦辭稱“小畜,亨”,看來這是一種良好的作用。小畜卦中唯一的陰爻六四以陰居陰位,得正,上下五陽都與它相應,這就是一陰蓄五陽之象。在這種情況下,本來處于從屬地位的六四,只能采取“小”的方式,即“陰”的方式、柔順的方式,小心翼翼地團結、吸引、聚合、容蓄處于主導地位而又性格剛健的五個陽爻。這就是行“小畜”之道。六四能如此行事,以恰當方式把陰陽關系協調到最佳狀態,實現了陰陽的和諧統一,當然會是亨通順利的。“小畜”則“亨”,強調采取“小”的方式去“畜”則“亨”。這就意味著不能采取“大”的方式、強力的方式,那樣就違反了陰陽主從關系的基本原則了。以陰蓄陽,以小蓄大,只是處于從屬地位者采取的一種主動姿態,這必須以不違背陰陽主從的基本態勢為前提,否則,就破壞了基本態勢,就無“亨”可言了。

    卦辭的下文接上“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兩句,很突然,也很難理解。西來的烏云密布,但聚積尚未達到飽和狀態,還沒有降雨。這正像小畜卦中以陰蓄陽的情況。由于六四這一陰爻力量蝴小,聚陽甚微,還不足以和陽成雨,所以只能采取“小”的方式、柔順的方式蓄聚五個陽爻。小蓄上巽下乾,綜卦火澤上為離下為兌從后天八卦圖上來看,巽乾相對,所以說自我西郊,吹西風的天氣,云層被風從西方吹向東方,確實難以下雨。所以民間諺語說:“云行東,一場空;云行西,披雨衣。”下雨是陰陽二氣和合的結果。“密云不雨”,說明陰氣的聚集還不足以和陽化雨,這正是行“小蓄”之道的時候。

    《彖》曰:小蓄,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日小畜。健而巽。剛中而志行。乃亨。

    [譯文]《彖傳》說:小畜,陰柔得位而上下陽剛都來應它,所以稱“小畜”。強健而又順遜,陽剛居中而志向可以實行,因此是亨通的。

    [提示]解釋卦名和卦義。

    “柔得位而上下應之”,是指六四而言。六四以陰爻居陰位,當然是“得位”。而與六四相應的陽爻只有初九,為什么說“上下應之”呢?本卦由一陰五陽組成。“夫少者,多之所貴也。寡者,眾之所宗也。一卦五陽而一陰,則一陰為之主矣。”這是三國魏時青年易學家王弼的解釋。所以上下五個陽爻都與六四這個陰爻相應,形成一陰蓄聚五陽的“小畜”之象。“小畜”的卦名就由此而來?!跺鑲鳌废葟囊魂幍慕嵌扔^察,解釋卦名“小畜”;接著又從五陽的角度觀察,解釋卦義“亨”。本卦下為乾、上為巽,乾為健、巽為順。這就意味著,當“小畜”之時,陽爻雖有強健之性,仍能順乎形勢,接受陰爻的蓄聚,這就叫“健而巽”。“剛中而志行”是指九五而言,它剛健而居中,處于上體至尊之位,對于其余四個陽爻起著統轄作用。而唯一的陰爻六四即在九五之下,以柔承剛,形成親比關系,使得九五欣然接受六四的蓄聚,從而帶動其余四個陽爻也接受六四的蓄聚。這樣,九五之志得以實行,一柔蓄五剛的良好局面得以實現,這當然是亨通的。這里的含義很是微妙精辟。九五作為五陽的主宰,不僅自己接受六四的蓄聚,而且協助一陰蓄五陽局面的形成。九五能如此配合六四,事態的發展無疑是亨通的。九五等陽爻本性剛健,而又能順遜于六四,對于“小蓄”之道的順利實行,這也是一個重要因素,所以,行“小畜”之道,不僅要求陰柔的一方能夠以“小”蓄“大”,而且需要陽剛的一方“健”而能“巽”。在這種情況下“乃亨”,否則是“亨”不起來的。

    密云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譯文]濃云密布卻不降雨,說明陽氣還在上升。風從西方吹來,說明陰陽交和之事已經實施,尚未暢行。(尚:上。)

    [提示]解釋卦辭。

    這是對卦辭“密云不雨,自我西郊”的解釋。因為這是古人的一種特殊的表述方式,雖然是對卦辭的解釋,仍需要再解釋。這里無非是說,由于陰氣蓄陽不足,所以陽氣仍在上升之中,陰氣也還不足以和陽化雨。這就是卦辭“密云不雨”的含義。這樣,陰陽交合之事雖然已經開始,還沒有十分暢行,還沒有達到化為一場甘霖的程度;正像風從西方吹來,下不了雨。這就是卦辭“自我西郊”的含義。但是《彖傳》終于沒有點明的是,“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只是一種狀況的象征。它借用陰氣的力量弱小,聚陽甚微,不足以和陽成雨這一自然現象,暗示處于從屬地位的“陰”對于處于主導地位的“陽”所發揮的反作用,只能采取恰當的特殊方式。這就是小蓄卦中所提示的,只能用“小”的方式、柔順的方式,行“小畜”之道。這里面包含著三個方面的問題:一、在何種情況下實行“小畜”之道?二、為何需行“小畜”之道?三、如何行“小畜”之道?當然,這三個問題是融合在一起的,是密不可分的。

    不過,《易經》為什么不明白地說出哲理,卻采用這種隱晦、含混的象征方式加以表述呢?

    哲理的包容性極大、辯證性極強。哲理思考本來就是傷腦筋的事,不像跳華爾茲舞那樣輕松愉快,然而它的特有的樂趣也在于此?!兑捉洝返谋硎龇绞降拇_特殊,一般只提供具體的象征事物,而抽象的內在哲理有時只是輕輕一點,令人大有“神龍見首不見尾”之感,留給讀《易》者自己玩索的無限天地。在這種沉潛玩索的過程中,引導讀者自己步人佳境,從冥思苦想中不斷地有所領會,不斷地獲得發現的樂趣。(正是這樣,才能讓人發揮出無窮的智慧)

    《象》曰: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譯文]《象傳》說:風流行于天上,象征微小的蓄聚。君子因此蓄養文明之德。(懿:指蓄養美德。)

    [提示]指出蓄養道德的必要。

    《象傳》仍然是從卦象推演出自然現象,又從自然現象推演出行為哲學。小畜卦的上體為巽、為風,下體為乾、為天,所以是風行天上之象。風行于天,還處在逐漸積蓄力量的階段,還未能普及于天下,大展其才能,吹佛大地上的萬物生長。君子觀此天象,應該想到,要效法風行天上積聚力量之象,不斷地蓄養自己的德性,使之逐漸充實,趨于完美?!断髠鳌匪?,是對“小畜”的又一種理解。一陰五陽組成小畜卦的六爻,展示了陰、陽之間“蓄”與被“蓄”的復雜關系。

     

    ------分隔線----------------------------
    乱妇22P欧美一级,女人摸了男人生殖视频,午夜性刺激片免费观看视频
  • <menu id="qmgac"><tt id="qmgac"></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