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mgac"><tt id="qmgac"></tt></menu>
  • 歡迎您光臨中國周易網!
    中國周易網圖
    愛情桃花運勢預測,八字運程測算、寶寶起名改名、號碼吉兇,姓名打分
    在線免費算命
    免費取名改名
    八字精算(推薦)  在線起名(大師起名)  八字合婚(囍)  姓名測分  號碼測算  免費起名(新)
    人氣最旺易學聯盟
    當前位置: 主頁 > 梅花易數 > 六十四卦 >

    易經六十四卦第五十五卦:豐卦正解-雷火豐(

    來源:中國周易網
    錯卦;風水渙。綜卦;火山旅。交互卦;上兌下巽成;澤風大過。地位;少陰。人位;老陽。天位;老陰。序卦傳;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者大也。
    55、第五十五卦坎宮(五世):雷火豐卦(震上離下)
    第55卦
      雷火豐(豐卦)日中則斜   上上卦   象曰:古鏡昏暗好幾年,一朝磨明似月圓,君子謀事逢此卦,近來運轉喜自然。這個卦是異卦(下離上震)相疊,電閃雷鳴,成就巨大,喻達到頂峰,如日中天。告誡;務必注意事物向相反方面發展。治亂相因,盛衰無常,不可不警惕。

    雷火豐卦 地位:少陰|人位:老陽|天位:老陰|錯卦:風水渙|綜卦:火山旅|交互卦:澤風大過

    錯卦;風水渙。綜卦;火山旅。交互卦;上兌下巽成;澤風大過。

    地位;少陰。人位;老陽。天位;老陰。

    序卦傳;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者大也。

    崔覲曰:歸妹者,侄娣媵。國三人,凡九女,為大援。故“言得其所歸者必大”也。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昃(zè),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人于人乎?況于鬼神乎?

    象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豐震上離下

    程傳:《豐·序卦》:“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物所歸聚,必成其大,故《歸妹》之后,受之以《豐》也。豐,盛大之義。為卦震上離下,震,動也,離,明也,以明而動,動而能明,皆致豐之道,明足以照,動足以亨,然后能致豐大也。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朱熹:“豐”,大也。以明而動,盛大之勢也,故其占有“亨”道焉。然王者至此,盛極當衰,則又有憂道焉。圣人以為徒憂無益,但能守常,不至于過盛則可矣,故戒以“勿憂宜日中”也。

    程傳:豐為盛大,其義自“亨”。極天下之光大者,唯王者能至之。“假”,至也,天位之尊,四海之富,群生之眾,王道之大,極豐之道其唯王者乎?!敦S》之時,人民之繁庶,事物之殷盛,治之豈易周,為可憂慮,宜如日中之盛明廣照,無所不及,然后無憂也。

    張子曰:“宜日中”,不宜過中也。

    郭忠孝曰:《豐》者盛大之名,盛大所以“亨”。然物極盛大者,憂必將至,日過中則昃,《豐》過盛則衰,圣人欲持滿以中,故言“宜日中”。

    項安世曰:《豐》卦皆以明為主,故下三爻皆明而“無咎”,上三爻皆暗,以能求明為“吉”,不能求為兇,此所以“宜日中”也。

    胡炳文曰:《豐》之大有“亨”道焉,大則必通也。亦有憂遭焉,大則可憂也。不必過于憂,如日之中斯可矣?!短?、《晉》、《夬》、《家人》、《升》皆曰“勿恤”,此曰“勿憂”,皆當極盛之時,常人所不憂,而圣人所深憂。其辭曰“勿憂”,深切之辭,非謂無憂也。

    何楷曰:《豐》有憂道焉,而云“勿憂”,蓋于此有道焉,可不必憂也。其道安在,亦曰致豐之本,即保豐之道。何以致豐,離明主之,而震動將之也。宜常如之方中,使其明無所不及,則幽隱畢照,斯可永保夫豐亨矣。

    豐,大也。明以動,故豐。

    朱熹:以卦德釋卦名義。

    程傳:“豐”者,盛大之義。離明而震動,明動相資而成豐大也。

    楊簡曰:以明而動,故豐故亨。以昏而動,則反是矣。

    李光地:“明以動故豐”,亦非正釋名義,乃推明其所以致豐之故,以起釋辭之端,與《壯》、《萃》同。“以”字與“而”字不同,“而”字有兩意,“以”字只是一意,重在首字。如以剛而動,所以致壯,可見處壯者之必貞也。以順而說,所以致聚,可見處《萃》者之必順也。以明而動,所以致豐??梢娞帯敦S》者之必明也。卦爻之義,皆欲其明而防其昏,故《傳》先發此義,以示玩辭之要。

    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

    朱熹:釋卦辭。

    程傳:王者有四海之廣,兆民之眾,極天下之大也。故《豐》大之道,唯王者能致之。所有既大,其保之治之之道亦當大也,故王者之所尚至大也。所有既廣,所治既眾,當憂慮其不能周及。宜如日中之盛明,普照天下,無所不至,則可勿慮矣。如是,然后能保其豐大。保有豐大,豈小才小知之所能也。

    吳曰慎曰:所以“宜日中”者,恐“日中則昃”也。“照天下”,日中時。“昃”,日中后。

    李光地:“尚大”,謂王者至此所尚者大也。志意廣大,則不能謹小慮微。而明有所不照,即昏之征而衰之兆也。故言“宜日中”者,謂能常明不昏,則能常中不昃。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于人乎?況于鬼神乎?

    朱熹:此又發明卦辭外意,言不可過中也。

    程傳:既言豐盛之至,復言其難常以為誠也。日中盛極,則當昃昳。月既盈滿,則有虧缺。天地之盈虛,尚與時消息,況人與鬼神乎!“盈虛”,謂盛衰。“消息”,謂進退。天地之運,亦隨時進退也。“鬼神”,謂造化之跡。于萬物盛衰可見其消息也,于豐盛之時而為此誡,欲其守中不至過盛,處《豐》之道,豈易也哉!

    孔穎達曰:先陳天地,后言人鬼神者,欲以輕譬重,亦先尊后卑也。日月先天地者,承上“宜日中”之文。遂言其昃食,因舉日月以對。然后并陳天地,作文之體也。

    《朱子語類》云:《豐》卦《彖》許多言語,其實只在“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數語上,這盛得極,常須謹謹保守得日中時候方得。不然,便是偃仆傾壞了。

    問鬼神者造化之跡,然天地盈虛,即是造化之跡矣,而復言鬼神何耶?曰:大地舉全體而言,鬼神指其功用之跡,似有人所為者。

    毛璞曰:“豐”,大也,亦盈也。唯有道者明德若不足,未嘗中故不昃,未嘗盈故不食。日新則為大,反是則為盈。知日中之宜,則知日昃之可戒。

    林希元曰:卦辭“勿憂宜日中”,所以然處未之及,此方言之以補卦辭之所未及,故曰發明卦辭外意。言辭外之意也,雖曰辭外之意,然實有此意,但辭不及耳。

    李光地:林氏之說得之,朱子釋彖辭亦曰盛極當衰也。

    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朱熹:取其威照并行之象。

    程傳:雷電皆至,明震并行也,二體相合,故云“皆至”。明動相資,成《豐》之象。離,明也,照察之象。震,動也,威斷之象。“折獄”者必照其情實,唯明克允,致刑者以威于奸惡,唯斷乃成。故君子觀雷電明動之象,以“折獄致刑”也?!妒舌尽费韵韧?ldquo;飭法”,《豐》言君子“折獄”,以明在上而麗于威震,王者之事,故為制刑立法,以明在下而麗于威震,君子之用,故為“折獄致刑”,《旅》明在上而云君子者,《旅》取慎用刑與不留獄,君子皆當然也。

    孔穎達曰:斷決獄訟,須得虛實之情,致用刑罰,必得輕重之中。若動而不明,則淫濫斯及,故君子象于此卦而“折獄致刑。

    蘇軾曰:《傳》曰:為刑罰威獄,以類天之震曜,故《易》至于雷電相遇,則必及刑獄,取其明以動也。至于離與艮相遇,曰“無折獄”,無留獄,取其明以止也。

    朱震曰:電明照也,所以“折獄”,雷威怒也,所以“致刑”。

    《朱子語類》:問:雷電《噬嗑》與雷電《豐》亦同。曰:《噬嗑》明在上,是明得事理,先立這法在此,未有犯威人,留待異時之用,故云“明罰飭法”;《豐》威在上,明在下,是用這法時,須是明見下情曲折方得,不然,威動于上,必有過錯也,故云“折獄致刑”。

    子夏易傳;夫明者,內含其照也。動而施之,乃豐也。明以時動,物伸其直,得盡其大生長之而遂成也。期盛之矣。豐之道者也,唯尚大而當之,故王能極之也。不失天下之情,則勿憂而旣治矣。日之明盛於中也,王宜照於天下也,則無微而不大也。過於中則憂,大斯盈,盈斯缺矣。大之道也,蓋聖人戒乎其大也。
    象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雷電皆發,天下文明。盛大之時,明刑以肅民也。君子無所隱避,明以折獄而至用,刑可以勿憂。當日中之宜也。
    (離下震上)。豐:亨,
    虞翻曰:此卦三陰三陽之例,當從泰二之四。而豐三從噬嗑上來之三,折四于坎獄中而在豐,故“君子以折獄致刑”。陰陽交,故“通”。噬嗑所謂利用獄者,此卦之謂也。
    王假之,
    虞翻曰:乾為王。假,至也。謂四宜上至五,動之正成乾,故“王假之,尚大也”。
    勿憂,宜日中。
    虞翻曰:五動之正,則四變成離。離,日。中,當。五地坎中,坎為憂。故“勿憂,宜日中”。體兩離象,照天下也。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干寶曰:豐坎宮陰,世在五。以其宜中,而憂其側也??矠橐?,離為晝,以離變坎,至于天位,日中之象也。圣人德大而心小,既居天位,而戒懼不怠。勿憂者,勸勉之言也。猶《詩》曰:上帝臨爾,無貳爾心。言周德當天人之心,宜居王位,故“宜日中”。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
    崔覲曰:離下震上,明以動之。象明則見微,動則成務,故能大矣。
    王假之,尚大也。
    姚信曰:四體震。王假,大也。四上之五,得其盛位,謂之大。

    勿憂,宜日中,
    《九家易》曰:震動而上,故“勿憂”也。日者君。中者五。君宜居五也。謂陰處五,日中之位,當傾昃矣。
    宜照天下也。
    虞翻曰:五動成乾,乾為天。四動成兩離,重明麗正,故“宜照天下”。謂化成天下也。
    日中則昃,
    荀爽曰:豐者至盛,故“日中”。下居四,日昃之象也。
    月盈則食,
    虞翻曰:月之行,生震見兌,盈于乾甲,五動成乾,故“月盈”。四變體噬嗑食,故“則食”。此豐其屋,蔀其家也。
    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于人乎,況于鬼神乎。
    虞翻曰:五息成乾,為盈;四消入坤,為虛,故“天地盈虛”也。豐之既濟,四時象具。乾為神人,坤為鬼,鬼神與人,亦隨進消息。謂人謀鬼謀,百姓與能,與時消息。
    《象》曰:雷電皆至,豐。
    荀爽曰:豐者,陰據不正,奪陽之位而行以豐。故“折獄致刑”,以討除之也。
    君子以折獄致刑。
    虞翻曰:君子謂三。噬嗑四失正,系在坎獄中,故上之三。折四入大過,死象。故“以折獄致刑”。兌折為刑,賁三得正,胡無敢折獄也。

     

    55.豐卦——論強盛不衰

    離下震上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譯文]豐卦象征盛大:亨通,君王可以達到這種盛大亨通的境界。無須擔心,宜于保持如日中天之勢而不使超過極限。(假:音ge,至,達到。日中:太陽正當中午。)

    [提示]天下盛大,謹以保豐。

    豐卦的盛大非同一般,而是一種無與倫比的絕對盛大,天下之君至尊至貴,天下之物至富至有,天下之人至繁至庶,天下之土至廣至大,這才是天下之盛大,只有這樣的盛大才可導致亨通。

    什么人才能夠導致天下之盛大呢?

    卦辭“王假之”回答了這個問題。只有有德之君王才能導致天下如此盛大之象。

    一切都如此亨通,卦辭何必多此一舉,還要告誡說不必擔心呢?

    卦辭“勿憂”,說明原是有“憂”的,為什么呢?萬事萬物無不物極必反。月盈則虧,日中則昃,盛大一旦超過極點,必定會由盛變衰,其實盛大的背后就隱藏著衰落,這不能不使人如履薄冰,為之憂心忡忡。

    既然如此,就要及早采取措施。

    對。之所以“勿憂”,就是因為“宜日中”,即采取措施保持如日中天之勢。日中指一天的正午,正午的陽光最為充足,其勢最盛,一旦超過正午,太陽偏斜,就會走向衰落。所以盛大的表面是喜悅,實際上是憂慮,我們千萬不要頭腦發昏,使自己的行為超過極限,只有做到“宜日中”,才能保持“勿憂”。

    明白了,卦辭實際上是說只有謹慎從事,才會永保如日中天,永遠強盛不衰。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

    [譯文]《彖傳》說:豐,就是盛大。離明在下震動而上行,象征太陽升至高空,故可得豐。君王可以達到這種盛大亨通的境界,說明君王崇尚弘大的美德。無須擔心,宜于保持如日中天之勢,說明此時適宜讓盛大之光普照天下。

    [提示]解釋卦名、卦辭。

    《彖傳》開頭幾句是解釋卦名的吧?

    是的。其中“豐,大也,”是以“大”解釋卦名“豐”之卦義;“明以動,故豐”則是以卦體釋卦名。豐卦下離上震,離為明,震為動,離明在下,震動而上行,象征太陽升至高空。太陽剛升起或將降落時都不可能有豐盛的光照,只有升到高空時,才有萬丈光芒,無所不照,所以《彖傳》說:“明以動,故豐。”

    那么下面接著就是逐句解釋卦辭了?

    正是。君王為什么能達到盛大亨通的境界?這是由于君王崇尚弘大之德的緣故;為什么又說宜于像太陽正居于中天一樣,保持充盈的光輝,因為只有如此才能使自己盛明的品德之光普照天下,無所不用,無所不至。

    看來《彖傳》借解釋卦辭闡明了處盛之時的兩項準則:一是必須有盛美的道德,內心要“尚大”,崇尚弘大的美德;一是必須將此盛美之德推及于人,猶如以其正午的太陽光照天下。

    你思考得很深刻,只有保持如日中天之勢才能常明不昏,常中不昃。不過要想做到長盛不衰,也是很不容易的,因為靜止是相對的,變化才是絕對的?!跺鑲鳌返南挛木褪顷U明這個道理。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

    于人乎?況于鬼神乎?

    [譯文]太陽到了中天就會偏斜,月亮滿盈即將虧蝕;天地大自然有盈有虧,都是隨著時間變化而消亡生息的,更何況人,何況鬼神呢?

    [提示]闡發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的運動規律。

    這幾句話是孔子廣泛征引天地日月盈盛虛虧之現象,闡發豐卦的象外之旨。經過這一闡發,艱深難懂的卦辭變成了深刻的人生恿考。太陽到了中天就會偏斜,月亮滿盈即將虧蝕,這種日月盛衰盈虧的現象難道僅僅是日月本身特有的嗎?答案是否定的。萬事萬物伴隨著時間的變化而發生盈虛盛衰的變化,“天地盈虛,與時消息”?!度龂萘x》開篇說“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與此相類,天下之事,豐極必衰,衰極必豐,這不僅是自然界的普遍規律,也是人類社會的普遍規律。

    這里怎么又說到了鬼神?

    鬼神世界只不過是人類社會的折射。人要順應自然,遵從普遍規律,鬼神自然也不能例外。

    這段發揮似與《彖傳》對卦辭的解釋相左,是以變化的絕對性否定了謹以保豐、“宜日中”的可能性。

    恰恰相反,孔子是以變化的絕對性去反證守中保豐的重要性,揭示了要想處豐不變,盛大不衰,就不能超過極限的道理。

    《象》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譯文]《象傳》說:震雷閃電一起到來,象征盛大。君子們因此也效法雷震驚電,審理案件,動用刑罰。(折獄:審理案件。致刑.動用刑罰。)

    [提示]明察下情,處罰適中。

    豐卦震上離下,震為雷,離為電,故日“雷電皆至”,震雷驚電,一時威力無比,所以雷電皆至之象可以象征盛大。

    君子看到這種現象,受到很大啟發,將之用于“折獄致刑”:效法離電可以明察斷案,效法震雷可以威嚴執法。

    是的,如果動而不明,違背情實,如同瞎子摸象,各執一端,那就永遠也不會走上亨通之途,只會步步維艱了。

     

    ------分隔線----------------------------
    乱妇22P欧美一级,女人摸了男人生殖视频,午夜性刺激片免费观看视频
  • <menu id="qmgac"><tt id="qmgac"></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