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qmgac"><tt id="qmgac"></tt></menu>
  • 歡迎您光臨中國周易網!
    中國周易網圖
    愛情桃花運勢預測,八字運程測算、寶寶起名改名、號碼吉兇,姓名打分
    在線免費算命
    免費取名改名
    八字精算(推薦)  在線起名(大師起名)  八字合婚(囍)  姓名測分  號碼測算  免費起名(新)
    人氣最旺易學聯盟
    當前位置: 主頁 > 梅花易數 > 六十四卦 >

    易經六十四卦第三卦:屯卦正解-水雷屯(坎上

    來源:中國周易網
    水雷屯卦 地位:少陰|人位:老陰|天位:少陽|錯卦:火風鼎|綜卦:山水蒙|交互卦:山地剝(清)李光地總裁《御纂周易折
    3、第三卦坎宮(二世):水雷屯卦(坎上震下)
    第3卦
      水雷屯(屯卦)起始維艱   下下卦   象曰:風刮亂絲不見頭,顛三倒四犯憂愁,慢從款來左順遂,急促反惹不自由。這個卦是異卦(下震上坎)相疊,震為雷,喻動;坎為雨,喻險。雷雨交加,險象叢生,環境惡劣。“屯”原指植物萌生大地。萬物始生,充滿艱難險阻,然而順時應運,必欣欣向榮。

    水雷屯卦 地位:少陰|人位:老陰|天位:少陽|錯卦:火風鼎|綜卦:山水蒙|交互卦:山地剝

    (清李光地總裁《御纂周易折中》繁體版【卷一上經】第三卦_屯卦:水雷屯卦(震下坎上

    (明來知德)卦變圖

    水雷屯卦:二陽四陰之卦 屬坎

    錯 鼎〔伏羲圓圖〕

    綜 蒙(正綜,詳見圖解)〔文王序卦〕

    中爻 二四合坤(錯乾) 三五合艮(錯兌綜震) 〔孔子繫辭〕

    同體 觀晉 ○萃蹇小過 ○蒙 ○震解升 ○頤 ○坎明夷艮 ○臨 十四卦同體

    情性 情剛性剛 情險性動

    六爻變

    初爻變坤:錯乾 成比:錯大有綜師 中爻:下坤上艮 地位
    二爻變兌:錯艮綜巽 成節:錯旅綜渙 中爻:下震上艮 地位
    三爻變離:錯坎 成既濟:錯未濟綜未濟 中爻:下坎上離 人位
    四爻變兌:錯艮綜巽 成隨:錯蠱綜蠱 中爻:下艮上巽 人位
    五爻變坤:錯乾 成復:錯姤綜剝 中爻:下坤上坤 天位
    六爻變巽:錯震綜兌 成益:錯恒綜損 中爻:下坤上艮 天位

     

    《序卦》:

    序卦傳:「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b>

    屯卦卦辭原文

     屯卦卦辭繁體: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卦辭簡體: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原文:

    屯卦彖傳繁體:《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卦傳簡體: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卦象傳原文:

    屯卦象傳簡體: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經綸。

    屯卦象傳繁體:《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屯卦初九原文:

    屯卦初九爻辭(繁體):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屯卦初九爻辭(簡體):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屯卦初九象傳:

    屯卦初九象傳(繁體):《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屯卦初九象傳(簡體):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屯卦六二原文:

    屯卦六二爻辭(繁體):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屯卦六二爻辭(簡體):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屯卦六二象傳:

    屯卦六二象傳(簡體):《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屯卦六二象傳(簡體):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屯卦六三原文:

    屯卦六三爻辭(繁體):六三:即鹿無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屯卦六三爻辭(簡體):屯之六三:既鹿無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屯卦六三象傳:

    屯卦六三象傳(簡體):《象》曰:即鹿無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屯卦六三象傳(簡體):象曰:既鹿無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屯卦六四原文:

    屯卦六四爻辭(繁體):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無不利。

    屯卦六四爻辭(簡體):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無不利。

    屯卦六四象傳:

    屯卦六四象傳(簡體):《象》曰:求而往,明也。

    屯卦六四象傳(簡體):象曰:求而往,明也。

    屯卦九五原文:

    屯卦九五爻辭(繁體):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兇。

    屯卦九五爻辭(簡體):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兇。

    屯卦九五象傳:

    屯卦九五象傳(簡體):《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屯卦九五象傳(簡體):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屯卦上六原文:

    屯卦上六爻辭(繁體):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屯卦上六爻辭(簡體):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屯卦上六象傳:

    屯卦上六象傳(簡體):《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屯卦上六象傳(簡體):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序卦傳原文:

    【集注】《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

    【折中】《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b>

     

    (明)來知德:

    屯者難也,萬物始生,欎結未通,似有險難之意,故其字象屮。屮音徹,初生草穿地也?!缎蜇浴罚骸赣刑斓厝会崛f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屯者盈也,物之始生也?!固斓厣f物,屯,物之始生,故次乾坤之後。

    ---(明)來知德【周易集注】(查看原文)

    (北宋)程頤:

    屯,《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萬物始生,鬱結未通,故為盈。塞於天地之間,至通暢茂盛,則塞意亡矣。天地生萬物,屯,物之始生,故繼乾坤之後。以二象言之,雲雷之興,陰陽始交也。以二體言之,震始交於下,坎始交於中,陰陽相交,乃成雲雷,陰陽始交,雲雷相應,而未成澤,故爲屯。若已成澤,則為解也。又動於險中,亦屯之義。陰陽不交則為否,始交而未暢則為屯,在時則天下屯難,未亨泰之時也。

    ---(北宋)程頤撰【程氏易傳】(查看原文)

     

     

    (唐)崔憬:

    崔憬曰:此仲尼序文王次卦之意也。不序乾坤之次者,以一生二,二生三,二生萬物。則天地之次第可知,而萬物之先後宜序也。萬物之始生者,言剛柔始交,故萬物資始於乾,而資生於坤。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查看原文)

    (清)陳夢雷:

    屯卦震下坎上。震一陽動于二陰之下,故其德為動,其象為雷??惨魂栂萦诙幹g,故其德為陷為險,其象為雲為雨為水。有天地,而後萬物生焉,屯者難也。物之始生,鬱結未通。故其為字,象草穿地始出未申,此屯所以次乾坤之後也。其卦以震遇坎,乾坤始交而遇坎陷,故其名為屯也。六爻二陽四陰。凡卦爻中陰陽以少者為主,故二陽為四陰之主。然五坎體,陷而失勢。初震體,動而得時。屯難之世,陽剛善下,可以有為,故初為全卦之主也。五但小貞吉而已。餘四爻皆因初起義。四應初則往吉。三不應初則往吝。二乘初則不進。上遠初則道窮。此全卦六爻之大略也。

     

    ---清)陳夢雷周易淺述】卷一屯卦

     

    不二注: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折中、集注比集解少了一個萬字。

    【云雷屯卦】卦辭原文

     

    屯卦卦辭繁體: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卦辭簡體: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春秋)子夏:

    剛生於柔,動在險中,屯也。天地之道,交而生物。君民之道,交而生事。物者得治後生也,事者經之而後遂也。難而營之,動於險中而獲於大通以正也。非智者不能善其道也。陽震,春四時之首也。雷雨動而滿盈,造物之始也。猶除草而為居也。始於冥昧未見也。險在於前矣,何所往哉。安而立已,勤而力民,協其力也。

    ---(春秋)舊本題【子夏易傳】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三國吳)虞翻:

    [屯,元亨利貞。]虞翻曰:坎二之初,剛柔交震,故元亨。之初得正,故利貞矣。[勿用有攸往,利建侯。]虞翻曰:之外稱往。初震得正,起之欲應,動而失位,故勿用有攸往。震為侯,初剛難拔,故利以建侯。老子曰:善建者,不拔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屯,元亨利貞。]注云:剛柔始交,是以屯也。不交則否,故屯乃大亨也。大亨則無險,故利貞。[勿用有攸往。]注云:往益屯也。[利建侯。]注云:得主則定。

    ---(唐)孔穎達疏【周易正義】卷一屯卦

    (唐)孔穎達:

    孔穎達疏:正義曰:屯,難也。剛柔始交而難生,初相逢遇,故云:屯,難也。以陰陽始交而為難,因難物始大通,故元亨也。萬物大亨,乃得利益而貞正,故利貞也。但屯之四德,劣於乾之四德,故屯乃元亨,亨乃利貞。乾之四德,無所不包。此即勿用有攸往,又別言利建侯,不如乾之無所不利。此已上說屯之自然之四德,聖人當法之。

    「勿用有攸往,利建侯」者,以其屯難之世,世道初創,其物未寧,故宜利建侯以寧之。此二句釋人事也。

    ---(唐)孔穎達疏【周易正義】卷一屯卦

     

    (南宋)朱熹:

    【本義】震坎皆三畫卦之名。震一陽動於二陰之下,故其德為動,其象為雷??惨魂栂蒽抖幹g,故其德為陷為險,其象為雲為雨為水。屯,六畫卦之名也,難也,物始生而未通之意,故其為字,象屮穿地始出而未申也。其卦以震遇坎,乾坤始交而遇險陷,故其名為屯。震動在下,坎險在上,是能動乎險中。能動雖可以亨,而在險則宜守正而未可遽進。故筮得之者,其占為大亨而利於正,但未可遽有所往耳。又初九陽居陰下,而為成卦之主,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之象,故筮立君者遇之則吉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北宋)程頤:

    【程傳】屯有大亨之道,而處之利在貞固,非貞固何以濟屯?方屯之時,未可有所往也。天下之屯,豈獨力所能濟?必廣資輔助,故「利建侯」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朱子語類》云:屯是陰陽未通之時,蹇是流行之中有蹇滯,困則窮矣。

    問:《彖》曰「利建侯」,而《本義》取初九陽居陰下為成卦之主,何也?曰:成卦之主,皆說於彖辭下,如屯之初九「利建侯」,大有之五,同人之二皆如此。

    又問:屯「利建侯」,此占恐與乾卦「利見大人」同例。曰:然。若是自卜為君者得之,則所謂「建侯」者乃己也若是卜立君者得之,則所謂「建侯」者乃君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北宋)程頤:

    《屯》有大亨之道,而處之利在貞固,非貞固何以濟屯?方屯之時,未可有所往也。天下之屯,豈獨力所能濟?必廣資輔助,故「利建侯」也。

    ---(北宋)程頤撰程氏易傳】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宋)趙汝楳:

    趙氏汝楳曰:卦辭總一卦之大義,爻辭則探卦辭之所指。因六爻之象之義,析而明之。如「吉無不利」,則亨利之義「磐桓」「班如」「幾不如舍」「小正」,皆「勿用有攸往」之義。初之建侯,即顯卦象利建侯之辭為初而發。餘卦放此。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蘇軾

    因世之屯,而務往以求功,功可得矣,而爭功者滋多,天下之亂愈甚,故勿用有攸往。雖然,我則不往矣,而天下之欲往者皆是也1,故利建侯。天下有侯,人各歸安其主2,雖有往者,夫誰與為亂?

    1.欲往者:《蘇氏易傳》作「欲往焉者」。
    2.主:《蘇氏易傳》作生,上言天下有侯,下句應為歸安其主,故不從。

    ---(蘇軾【東坡易傳】卦彖傳(查看原文)

     

    (宋)俞琰

    屯,張倫反。此卦下震上坎。震,動也;坎,險也。動而遇險,則其動艱難而未能遽通,屯之義也。處屯之時,不動則不能出險,動則可以大亨。然動乎險中,則宜固守以正,其故其占曰「元亨利貞」,蓋總上下二體而言處屯之道也。勿用有攸往,指上體之坎,謂坎險在前,不可遽往也。利建侯,指下體之震,謂宜建立侯國之君也。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說卷一屯卦

     

    (南宋楊萬里

    (氣始交未暘曰屯,物句萌未舒曰屯,世多難未泰曰屯。)*物屯求亨,時屯亦求亨,然時屯求亨。其道有三,惟至正為能正天下之不正,故曰利貞;惟不欲速為能成功之速,故曰勿用有攸往;惟多助為能克寡助,故曰利建侯。漢高帝平秦項之亂,除秦苛法,為義帝發喪,得屯之利貞;不王之關中而王之蜀漢,隱忍就國而不敢校,得屯之勿用有攸往;會固陵而諸侯不至,亟捐齊梁,以王信越得屯之利建侯。二帝三王,亨屯之三道,高帝未及也,而亨屯之功如此,而況及之者乎。

    *註:氣始以下廿一字,從董氏真卿會通增。學易記所引,第二句作第一句

    ---(南宋楊萬里撰誠齋易傳】屯卦彖傳

    (南宋)朱震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自屯彖而下,乃以卦變為象。屯臨之變自震來,四之五,震者,乾交於坤,一索得之,剛柔始交也。四之五成坎,坎,險難,剛柔始交而難生也。易傳曰:始交而未暢為屯,在時則天下未亨之時,此以震坎釋屯之義也。安乎險而不動與?動乎險中不以正,皆非濟屯之道。初九正也,四之五得位,大者亨以正而利也。以天地觀之,剛柔始交,鬱而未暢,雷升雨降,其動以正,則萬物滿盈乎天地之間,有不大亨乎?此以初九、九五釋元亨利貞也。震,雷也,坎,雨也,兌,澤上而成坎,故為雨。初九,屯之主也,初往之五,行必犯難,益屯而不能亨矣。君子宜守正待時,故勿用有攸往,此言初九也。天造之始,草創冥昧,人思其主,能乘時衆,建諸侯,使人人各歸以事主,雖有強暴,誰與之為亂哉?四為諸侯,九五在上,六四正位,分民而治,建侯也。雖則建侯,而未始忘乎險難,震為草,乾之始也,坤為冥昧,坎為勞,故曰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此再言初九、九五也。以卦氣言之,十月卦也。太玄準之以礥?;蛟唬郝}人既重卦矣,又有卦變,何也?曰:因體以明用也,易無非用,用無非變。以乾坤為體,則以八卦為用;以八卦為體,則以六十四卦為用;以六十四卦為體,則以卦變為用;以卦變為體,則以交爻相變為用,體用相資,其變無窮。而乾坤不變,變者易也,不變者易之祖也。所謂天下之動,貞夫一也,故曰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繫辭焉而命之動在其中矣。又曰:辭也者,各指其所之考其所命之辭,尋其辭之所指,則於變也。若辨白黑矣。夫易之屢遷,將以明道,而卦之所變,舉一隅也。推而行之,觸類而長之,存乎卜筮之所尚者,豈有既哉?故在春秋傳曰某卦之某卦者,言其變也。若伯廖舉豐之上六曰在豐之離,知莊子舉師之初六曰在師之臨。其見於卜筮者,若崔子遇困之大過者,六三變也,莊叔遇明夷之謙者,初九變也,孔成子遇屯之比者,初九變也,南蒯遇坤之比者,六五變也,陽虎遇泰之需者,六五變也,陳仲遇觀之否者,六四變也。周官太卜掌三易之灋,其經卦皆八,其別皆六十有四,八卦謂之經,則六十四卦為卦變可知。故曰卦之所變,舉一隅也。王弼盡斥卦變以救易學之失,救之是也,盡斥之非也。

    ---(南宋)朱震撰【漢上易傳】卷一屯卦

    (元)胡炳文:

    胡氏炳文曰:屯蒙繼乾坤之後,上下體有震、坎、艮,乾坤交而成也。震則乾坤之始交,故先焉。初以一陽居陰下而為成卦之主?!冈唷?,震之動「利貞」,為震遇坎而言也。非「不利有攸往」,不可輕用以往也。易言「利建侯」者二:豫「建侯」,上震也屯「建侯」,下震也。震長子,「震驚百里」,皆有侯象。

    ---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明)蔡清曰:

    蔡氏清曰:屯、蹇雖俱訓難,而義差異。困亦不同。屯是起腳時之難,蹇是中間之難,困則終窮,而難斯甚矣。

    ○又曰:「利貞,勿用有攸往」,二句一意,故《彖傳》只解「利貞」。

    ○又曰:《本義》所謂以陽下陰,及初九之《象傳》所謂「以貴下賤」,皆是主德言,非以位言也。故曰: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之象。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明)來知德:

    乾坤始交,而遇險陷,故名為屯。所以氣始交未暢曰屯,物勾萌未舒曰屯,世多難未泰曰屯,造化人事皆相同也。震動在下,坎陷在上,險中能動,是有撥亂興衰之才者,故占者元亨,然猶在險中,則宜守正而未可遽進,故勿用有攸往。勿用者,以震性多動,故戒之也。然大難方殷,無君則亂,故當立君以統治。初九陽在陰下,而為成卦之主,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者也。占者必從人心之所屬望,立之為主,斯利矣,故利建侯。建侯者立君也。險難在前,中爻艮止,勿用攸往之象。震一君二民,建侯之象。

    ---(明)來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明)釋智旭

     

    乾坤始立。震一索而得男。為動。為雷??苍偎鞫媚?。為陷。為險。為云。為雨。乃萬物始生之時。出而未申之象也。始則必亨。始或不正。則終于不正矣。故元亨而利于正焉。此元亨利貞。即乾坤之元亨利貞也。乾坤全體太極。則屯亦全體太極也。而或謂乾坤二卦大。余卦小。不亦惑乎。夫世既屯矣。儻務往以求功。只益其亂。唯隨地建侯。俾人人各歸其主。各安其生。則天下不難平定耳。楊慈湖曰。理屯如理絲。固自有其緒。建侯。其理之緒也。佛法釋者。有一劫初成之屯。有一世初生之屯。有一事初難之屯。有一念初動之屯。初成。初生。初難。姑置弗論。一念初動之屯。今當說之。蓋乾坤二卦。表妙明明妙之性覺。性覺必明。妄為明覺。所謂真如不守自性。無明初動。動則必至因明立所而生妄能。成異立同。紛然難起。故名為屯。然不因妄動。何有修德。故曰。無明動而種智生。妄想興而涅槃現。此所以元亨而利貞也。但一念初生。既為流轉根本。故勿用有所往。有所往。則是順無明而背法性矣。惟利即于此處用智慧深觀察之。名為建侯。若以智慧觀察。則知念無生相。而當下得太平矣。觀心妙訣孰過于此。

    ---(釋智旭周易禪解卷二卦彖傳(查看原文)

     

    (清)陳夢雷:

    乾坤始交而遇險陷,世界草昧之時。震動在下,坎險在上。在險中有震動之才,可以大亨。但出險有機,利于守正,未可妄進。震性好動,故戒以勿輕往也。三四五互為艮止,勿用攸往之象。震一君二民,又為長子,震驚百里,有侯象。初九陽居陰下,為成卦之主。是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故利于建侯。筮立君者遇之則吉也。蓋盈天地之間者萬物,萬物以人為首,人道以君為尊。草昧之時,震動出險,立君得正,乃以繼天立極。此屯所以具四德而繼乾坤也。

    ---清)陳夢雷周易淺述】卷一屯卦

     

    朱邦復

    │象:屯綜蒙。下震上坎,初動遇險,故曰屯。

    │釋:大亨利正,不要急功近利,利於逐步建立事業。

    │彖: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註:天造草昧--上天所造之自然現象。

    │象:上坎動=雨,雷雨交加下震=蕃草。上坎又=月,視不明,路荒涼之狀。

    │釋:陰陽始交之時,混沌未定,故稱屯。此天下大亂之際,宜先求安定。

    │象: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註:經綸--治絲之工作。

    │象:上坎=雲,雲厚有雷之象。

    │釋:當有變化之際,是君子治亂有為之時。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

     

     

     

    屯卦原文:

    屯卦彖傳繁體:《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卦傳簡體: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三國吳)虞翻:

    虞翻曰:乾剛坤柔,坎二交初,故始交。確乎難拔,故難生也。[雷雨之動滿盈,]震雷坎雨,坤為盈也。謂三已反正,成既濟??菜骼?,故滿盈。謂雷動雨施,品物流形也。[宜建侯而不寧。]造,造生也。草,草創物也。坤冥為昧,故天造草昧。成既濟定,故曰不寧,言寧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東漢)荀爽:

    荀爽曰:[動乎險中,大亨貞。]物難在始生,此本坎卦也。[雷雨之動滿盈,]雷震雨潤,則萬物滿盈而生也。[天造草昧。]謂陽動在下,造物於冥昧之中也。[宜建侯而不寧。]天地初開,世尚屯難,震位承乾,故宜建侯。動而遇險,故不寧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東晉)干寶:

    干寶曰:[宜建侯而不寧。]水運將終,木德將始,殷周際也。百姓盈盈,匪君子不寧。天下既遭屯險之難,後王宜蕩之以雷雨之政,故封諸侯以寧之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唐)崔憬:

    崔憬曰:十二月陽始浸長,而交於陰,故曰剛柔始交。萬物萌芽,生於地中,有寒冰之難,故言難生。於人事,則是運季業初之際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唐)李鼎祚

    案:[動乎險中,大亨貞。]初六升二,九二降初,是剛柔始交也。交則成震,震為動也,上有坎,是動乎險中也。動則物通而得正。故曰「動乎險中,大亨貞」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唐)孔穎達:

    孔氏穎達曰:草,謂草創。昧,謂冥昧。言天造萬物於草創之始,如在冥味之時也。於此草昧之時,王者宜建立諸侯,以撫恤萬方之物,而不得安居無事。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注云:始於險難,至於大亨,而後全正,故曰「屯,元亨利貞」。[雷雨之動滿盈。]注云:雷雨之動,乃得滿盈,皆剛柔始交之所為。[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注云:屯體不寧,故利建侯也。屯者,天地造始之時也,造物之始,始於冥昧,故曰草昧也。處造始之時,所宜之善,莫善建侯也。

    ---(唐)孔穎達疏【周易正義】卷一屯卦

    (唐)孔穎達:

    疏:正義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者,此一句釋屯之名,以剛柔二氣始欲相交,未相通感,情意未得,故難生也。若剛柔已交之後,物皆通泰,非復難也。唯初始交時而有難,故云「剛柔始交而難生」。

    「動乎險中,大亨貞」者,此釋四德也??矠殡U,震為動,震在坎下,是動於險中。初動險中,故屯難動而不已;將出於險,故得大亨貞也。大亨即元亨也,不言利者,利屬於貞,故直言大亨貞。

    「雷雨之動滿盈」者,周氏云:「此一句覆釋亨也」。但屯有二義,一難也,二盈也。上既以剛柔始交釋屯難也,此又以雷雨二象解盈也。言雷雨二氣,初相交動,以生養萬物,故得滿盈,即是亨之義也。覆釋亨者,以屯難之世不宜亨通,恐亨義難曉,故特釋之。此已下說屯之自然之象也。

    「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者,釋「利建侯」也。草謂草創,昧謂冥昧,言天造萬物於草創之始,如在冥昧之時也。于此草昧之時,王者當法此屯卦,宜建立諸侯以撫恤萬方之物,而不得安居無事。此二句以人事釋屯之義。

    注:雷雨至所為。

    正義曰:「雷雨之動,乃得滿盈」者,周氏、褚氏云:「釋亨也,萬物盈滿則亨通也」?!附詣側崾冀恢鶠椤拐?,雷雨之動,亦陰陽始交也。萬物盈滿,亦陰陽而致之,故云「皆剛柔始交之所為」也。若取屯難,則坎為險,則上云「動乎險中」是也。若取亨通,則坎為雨,震為動,此云「雷雨之動」是也。隨義而取象,其例不一。

    注:屯體至建侯。

    正義曰:「屯體不寧」者,以此屯邅險難,其體不寧,故「宜建侯」也?!冈煳镏?,始于冥昧」者,造物之始即天造草昧也。草謂草創初始之義,始于冥昧者,言物之初造,其形未著,其體未彰,故在幽冥闇昧也。

    ---(唐)孔穎達疏【周易正義】卷一屯卦

    (明)蔡清:

    蔡氏清曰:草雜亂則不定矣,故下云天下未定。昧,晦冥則不明矣,故下云名分未明。名分不獨謂君臣上下,如父子夫婦昆弟之類皆是也,立君統治者,君臣,人道之綱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明)何氏楷:

    何氏楷曰:震之未動,坎氣為雲,雲上雷下,鬱結而未成雨,所以為屯。動則雲化為雨,雷上雨下,屯之鬱結者變而為解,而未亨者果大亨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明)來知德:

    以二體釋卦名,又以卦德卦象釋卦辭,剛柔者乾坤也,始交者震也。一索得震,故為乾坤始交。難生者坎也,言萬物始生即遇坎難,故名為屯。動乎險中者,言震動之才,足以奮發有為,時當大難,能動則其險可出,故大亨,然猶在險中,時猶未易為,必從容以謀其出險方可,故利貞。雷震象,雨坎象。天造者,天時使之然,如天所造作也。草者如草不齊,震為蕃,草之象也。昧者,如天未明,坎為月,天尚未明,昧之象也??菜畠染?,不明于外,亦昧之象也。雷雨交作,雜亂晦冥,充塞盈滿于兩間,天下大亂之象也。當此之時,以天下則未定,以名分則未明,正宜立君以統治。君既立矣,未可遽謂安寧之時也,必為君者憂勤兢畏,不遑寧處,方可撥亂反正,以成靖難之功。如更始既立,日夜縱情于聲色,則非不寧者矣。此則聖人濟屯之深戒也。動而雷雨滿盈,即勿用攸往。建侯而不寧,即利建侯。然卦言勿用攸往,而彖言雷雨之動者,勿用攸往。非終不動也,審而後動也。屯之元亨利貞,非如乾之四德,故曰大亨貞。

    ---(明)來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釋智旭

    乾坤立而剛柔交。一索得震為雷。再索得坎為雨。非難生乎。由動故大亨。由在險中故宜貞。夫雷雨之動。本天地所以生成萬物。然方其盈滿交作時。則天運尚自草亂昧暝。諸侯之建。本圣王所以安撫萬民。然方其初建。又豈可遽謂寧貼哉。佛法釋者。無明初動為剛。因明立所為柔。既有能所。便為三種相續之因。是難生也。然此一念妄動。既是流轉初門。又即還滅關竅。惟視其所動何如耳。當此際也。三細方生。六粗頓具。故為雷雨滿盈天造草昧之象。宜急以妙觀察智重重推簡。不可坐在滅相無明窠臼之中。蓋凡做功夫人。若見雜念暫時不起。便妄認為得力。不知滅是生之窟宅。故不可守此境界。還須推破之也。

    ---(釋智旭周易禪解卦彖傳(查看原文)

     

    (北宋)程頤:

    《程傳》以雲雷二象言之,則剛柔始交也。以坎震二體言之,動乎險中也。剛柔始交,未能通暢則艱屯,故云難生。又動於險中,為艱屯之義,所謂大亨而貞者,雷雨之動滿盈也。陰陽始交,則艱屯未能通暢。及其和洽,則成雷雨滿盈於天地之間,生物乃遂。屯有大亨之道也,所以能大亨,由夫貞也。非貞固安能出屯?人之處屯,有致大亨之道,亦在夫貞固也。天造草昧,上文言天地生物之義,此言時事天造,謂時運也。草,草亂無倫序。昧,冥昧不明。當此時運,所宜建立輔助則可以濟屯。雖建侯自輔,又當憂勤兢畏,不遑寧處,聖人之深戒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蘇軾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有四陰,屯之義也。其二陰以無應為屯,其二陰以有應而不得相從為屯。故曰:剛柔始交而難生。物之生,未有不待雷雨者,然方其作也,充滿潰亂,使物不知其所從,若將害之,霽而後見其功也。天之造物也,豈物物而造之1?蓋草略茫昧而已。聖人之求民也,豈人人而求之,亦付之諸侯而已。然以為安而易之則不可。

    1.之:《蘇氏易傳》無此字。

    ---(蘇軾【東坡易傳】(查看原文)

    (宋)王安石:

    王氏安石曰:難,生也,動乎險中也。此雲雷之時也,故曰雲雷屯。卒至於雷雨之動滿盈,然後能免乎險而屯難解。大亨貞,要屯之終而為言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北宋)程頤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

    以雲雷二象言之,則剛柔始交也。以坎震二體言之,動乎險中也。剛柔始交,未能通暢,則艱屯,故云難生。又動於險中,為艱屯之義。[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所謂大亨而貞者,雷雨之動滿盈也。陰陽始交則艱屯,未能通暢,及其和洽則成雷雨,滿盈于天地之間,生物乃遂。屯有大亨之道也,所以能大亨,由夫貞也,非貞固安能出屯?人之處屯,有致大亨之道,亦在夫貞固也。[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上文言天地生物之義,此言時事天造,謂時運也。草,草亂無倫序;昧,冥昧不明。當此時運,所宜建立輔助則可以濟屯。雖建侯自輔,又當憂勤兢畏,不遑寧處,聖人之深戒也。

    ---(北宋)程頤程氏易傳】卷一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北宋張載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往則失其居矣。

    ---(北宋張載撰橫渠易說】屯卦彖傳

    (南宋)朱震:

    朱氏震曰:震者乾交於坤,一索得之,剛柔始交也??搽U難,剛柔始交而難生也。

    ○張氏清子曰:乾坤之後,一索得震為始交,再索得坎為難生,而承上接下之辭,所以合震坎之義,而釋其為屯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南宋楊萬里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震以初九之陽而下于陰,以六二之陰,而上于陽,皆居一卦之始,故曰剛柔始交。以震遇坎,故曰難生,震動坎險,故曰動乎險中。臨險難而不妄動,必正而後動,是惟無動,動則大亨,故曰大亨貞。仗至正以動於險難之中,如天地之動,一動而雷雨盈於天地之間,亨孰大焉。留屯難之世,如造化之初,草而未齊,昧而未明,能動以正,而又得建侯之助,則屯可亨矣。大亨貞,郎卦辭之元亨利貞,動而雷雨滿盈,即勿用有攸往。建侯而不自寧,即利建候。然卦言勿用攸往,而彖言雷雨之動者,勿用攸往,非終不動也,審而後動也。屯之元亨利貞,非如乾之四德,故曰大亨貞。

    ---(南宋楊萬里撰誠齋易傳】屯卦彖傳

     

    (南宋)朱熹:

    [屯,剛柔始交而難生。]【本義】以二體釋卦名義。始交謂震,難生謂坎。[動乎險中,大亨貞。]【本義】以二體之德釋卦辭。動,震之為也。險,坎之地也。自此以下,釋元亨利貞,乃用文王本意。

    《朱子語類》問:《本義》云,此以下釋元亨利貞用文王本意,何也?曰:乾元亨利貞,至孔子方作四德說,後人不知,將謂文王作易,便作四德說,即非也。如屯卦所謂元亨利貞者,以其能動,雖可以亨,而在險則宜守正。故筮得之者,其占為大亨而利於正,初非謂四德也。故孔子釋此彖辭,只曰「動乎險中,大亨貞」,是用文王本意釋之也。

     

    [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本義》以二體之象釋卦辭。雷,震象。雨,坎象。天造,猶言天運。草,雜亂。昧,晦冥也。陰陽交而雷雨作,雜亂晦冥,塞乎兩間。天下未定,名分未明。宜立君以統治,而未可遽謂安寧之時也。不取初九爻義者,取義多端,姑舉其一也。

     

    [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朱子語類》問:剛柔始交而難生,《程傳》以雲雷之象為始交,謂震始交於下,坎始交於中,如何?曰:剛柔始交,只指震言。所謂震一索而得男也。此三句各有所指,「剛柔始交而難生」是以二體釋卦名義,「動乎險中大亨貞」是以二體之德釋卦辭,「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是以二體之象釋卦辭。只如此看甚明,緣後來說者交雜混了,故覺語意重複。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清)陳夢雷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乾坤之後,一索得震為始交,再索得坎為難生。此正昏冥雜亂之時,此以二體釋屯之名義也。[動乎險中,大亨貞。]

    動乎險中,未遽出險。震體能動,故可大亨??苍陔U中,故宜正。自此以下釋元亨利貞,皆不言四德,用文王本意。此以二體之德釋卦辭也。[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此以二體之象釋卦辭也,雷,震象。雨,坎象。物之生未有不待雷雨者,然必霽而後見其功。當其方動,充滿凟亂,不知所從,則氣運鬱塞之時也??鬃蛹创艘匝允赖?,言此乃天造之草昧。草者,如草不齊。震為蕃草之象。昧者,如天未明??矠樵?,天尚未明。又坎水外暗內明,亦昧之象。此時,天使之然,如天所造。天下未定,名分未明,雜亂晦冥之際,宜立君以統治之。然君初立,治理猶疎,日夜不遑寧處,乃可成撥亂反正之功。如更始既立,日夜縱情聲色,非不寧者矣。蓋惟侯心不寧,方可求天下之寧也。自屯卦以下,彖傳皆先釋卦之名義,後釋卦辭。而釋卦辭又各有所取?;蜇泽w,或卦象,或卦德,或卦變,而彖之旨盡矣。此皆先儒所未及。說似拘,而分疏清析,不可易也。

    ---清)陳夢雷周易淺述】卷一屯卦彖傳

    (清)李光地

    案:《本義》以動乎險中釋大亨貞,雷雨之動以下釋建侯?!冻虃鳌穭t以動乎險中屬上句,總釋卦名,而以雷雨之動滿盈一句釋大亨貞。今觀屯稱雲雷,解稱雷雨,則屯之時猶未解也。夫子欲明元亨之義,故變雲雷言雷雨,以見屯之必解,則觀其動也,而屯之元亨可知矣。然動者亨之機爾,其醞釀姻媼以滿盈其氣,又足以見貞固之義?!冻虃鳌氛f可從,故王氏何氏同。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清)孫星衍

    【集解】周氏云:此一句覆釋亨也。萬物盈滿則亨通也。褚氏同。[疏]

    天造草昧。

    ---(清)孫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漢)鄭康成

    【集解】鄭康成曰:造,成也。草,草創。昧,昧爽也。[文選注]董遇曰:草昧微物。[釋文][宜建侯而不寧。]鄭康成曰:而讀曰能,能猶安也。[釋文]

    ---(清)孫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屯卦象傳原文:

    屯卦象傳簡體: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經綸。

    屯卦象傳繁體:《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春秋)卜子夏

    雲,畜雨者也。雷,下震之,將降而滿盈也。君子務時經綸而可大也。

    ---(春秋)舊本題【子夏易傳】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西漢)《九家易》:

    《九家易》曰:雷雨者,興養萬物。今言屯者,十二月雷伏藏地中,未得動出。雖有雲雨,非時長育,故言屯也。

    ---(明)來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東漢)荀爽:

    荀爽曰:屯難之代,萬事失正。經者,常也。綸者,理也。君子以經綸,不失常道也。

     

    ---(明)來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東吳)姚信:

    姚氏信曰:經,緯也。時在屯難,是天地經綸之日,故君子法之,須經綸艱難也。

     

    ---(明)來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注云:君子經綸之時。

    ---(唐)孔穎達疏【周易正義】卷一屯卦

    (唐)孔穎達:

    疏:正義曰:經謂經緯,綸謂繩綸,言君子法此屯象有為之時,以經綸天下,約束於物,故云「君子以經綸」也。姚信云:「綸謂緯也,以織綜經緯?!勾司又?,非其義也。劉表、鄭玄云「以綸為淪字」,非王本意也。

    ---(唐)孔穎達疏【周易正義】卷一屯卦

     

    (南宋)朱熹:

    《本義》坎不言水而言雲者,未通之意。經綸,治絲之事,經引之,綸理之也。屯難之世,君子有為之時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北宋)程頤:

    《程傳》:坎不云雨而云雲者,雲為雨而未成者也,未能成雨,所以為屯。君子觀屯之象,經綸天下之事,以濟于屯難。經緯,綸緝,謂營為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宋)李舜臣:

    李氏舜臣曰:坎在震上為屯,以雲方上升,畜而未散也??苍谡鹣聻榻?,以雨澤既沛,無所不被也。故雷雨作者,乃所以散屯。而雲雷方興,則屯難之始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宋)項安世:

    項氏安世曰:經者立其規模,綸者糾合而成之,亦有艱難之象焉。經以象雷之震,綸以象雲之合。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宋)馮椅:

    馮氏椅曰:雲雷方作而未有雨,有屯結之象。君子觀象以治世之屯,猶治絲者,既經之又綸之,所以解其結而使就條理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南宋楊萬里

    天下無事,庸人不庸人;天下多難,豪傑不豪傑。當屯難之時,君子當之,豈可以晏然處之哉?非有經綸天下之才,則屯未易亨。郭子和曰:坎在上為雲,故雲雷屯??苍谙聻橛?。故雷雨作解。雲而未雨,所以為屯,其說最明。

    ---(南宋楊萬里撰誠齋易傳】屯卦彖傳

    (北宋)程頤:

    不云雨而云雲者,雲爲雨而未成者也。未能成雨,所以為屯。君子觀屯之象,經綸天下之事,以濟於屯難。經緯,綸緝謂營為也。

    ---(北宋)程頤撰【程氏易傳】卷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北宋張載

    云雷皆是氣之聚處,屯,聚也。

    ---(北宋張載撰橫渠易說】屯卦彖傳

    (南宋)朱震:

    坎在上為雲,雷動於下,雲蓄雨而未降,屯也。屯者,結而未解之時,雨則屯解矣。彖言雷雨之動滿盈者,要終而言也。解絲棼者,綸之經之,經綸者,經而又綸,終則有始,屯自臨變,離為絲,坎為輪,綸也,離南坎北為經,經綸也。君子經綸以解屯難,凡事有未決反復,思念亦此象也。

    ---(南宋)朱震撰【漢上易傳】卷一屯卦

    (元)吳澄:

    吳氏澄曰:君子治世猶治絲,欲解其紛亂。屯之時,必欲解其鬱結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明)來知德:

    彖言雷雨,象言雲雷,彖言其動,象著其體也。上坎為雲,故曰雲雷屯。下坎為雨,故曰雷雨解。經綸者治絲之事,草昧之時,天下正如亂絲,經以引之,綸以理之,俾大綱皆正,萬目畢舉,正君子撥亂有為之時也,故曰君子以經綸。

    ---(明)來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傳(查看原文)

     

    (清)孫星衍:

    [釋文]論,音倫。鄭如字,本亦作綸。

    【集解】鄭康成曰:謂論撰書禮樂,施政事。[釋文]姚信曰:綸謂綱也。[疏]黃穎曰:經綸,匡濟也。[釋文]李氏曰:雲陰也,雷陽也,陰陽二氣相激,薄而未通感,情不相得,故難生也。君子處難之時,不得安然無事,經營綸理以輔屯難也。[口訣義]

    ---(清)孫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彖傳(查看原文)

     釋智旭

    在器界。則有云雷以生草木。在君子。則有經綸以自新新民。約新民論經綸。古人言之詳矣。約自新論經綸者。豎觀此心不在過現未來。出入無時。名為經。橫觀此心不在內外中間。莫知其鄉。名為綸也。佛法釋者。迷于妙明明妙真性。一念無明動相即為雷。所現晦昧境界之相即為云。從此便有三種相續。名之為屯。然善修圓頓止觀者。只須就路還家。當知一念動相即了因智慧性。其境界相即緣因福德性。于此緣了二因。豎論三止三觀名經。橫論十界百界千如名綸也。此是第一觀不思議境。

    ---(釋智旭周易禪解】卷二卦彖傳(查看原文)

    (清)陳夢雷:

    坎不言水而言雲者,在雷之上。鬱而未通,雨而未成也??苍谡鹣?,則為雷雨之解矣。彖言雷雨,象言雲雷。彖言其動,象著其體也。經綸,治絲之事。君子治世,猶治亂絲,解其紛結。經者,理其緒而分之。猶雷自斂而發。綸者,比其類而合之。猶雲自散而聚。屯難之世,人皆惶懼沮喪,不知正君子經綸之時也。

    ---清)陳夢雷周易淺述】卷一屯卦彖傳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譯文]屯卦象征始生:極為亨通,利于堅守正道。不宜(著急)有所前進,(要多依靠周圍力量的輔助)利于建立諸侯。(貞:守持正固。攸:音you,所。)

    [提示]指出艱難創始時期的形勢和策略。

    乾、坤之后的第一卦就是屯卦,因為在六十四卦中,乾、坤兩卦象征天地,其余六十二卦象征由乾、坤二卦相交錯而產生的萬事萬物。屯卦意為“初生”。象征萬物始生狀態(“屯”的古文字像草芽破土而出尚未伸展的形狀),故以屯卦作為乾、坤二卦始交而產生的第一卦。古人認為,天地開始產生萬物時,萬物處在一片混沌之中,這種狀態也叫做“屯”?!缎蜇詡鳌氛f:“屯者,物之始生也。”

    卦辭也有“元亨利貞”四字,這與乾卦不同。乾卦的“元亨利貞”說的是“天之道”,四個字分開解釋,為天之“四德”屯卦的“元亨,利貞”說的是“人之事”,“元亨”意為“大亨”(極為亨通),“利貞”意為“利于堅守正道”。因為事物初生,正待成長,有一股難以抑制的勃勃生機,所以其勢極為亨通。但初生之物畢竟脆弱,必須正其根本,所以又宜于守正。

    “勿用有攸往”就是不可輕舉妄動的意思。固然新生事物有大亨之象,將來必然亨達,但目前倒底是萌芽狀態,困難不少,必須堅守基地,培固根本,不能輕易有所動作,遽圖發展。

    “利建侯”是一種比方。當新生力量處于開創局面的艱難時期,在固守基地的同時,應該廣求輔助。正如一個君王登基,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而采取的措施之一,就是分封諸侯,作為自己的輔助力量??傊?,卦辭指出了在創始的艱難之中的發展趨勢和策略原則?!跺鑲鳌穼ω赞o進一步加以發揮,可以加深我們對卦理的領會。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

    [譯文]《彖傳》說:屯卦象征初生,陽剛陰柔開始結合,艱難也隨之產生。在艱險之中變動,如能堅持正道是極為亨通的。

    [提示]解釋卦辭“元亨,利貞”。

    《彖傳》強調了“難”和“險”。在事業草創時期確實有不少艱難和危險。從本卦上下二體的關系看,下卦為震為動上卦為坎為險,是動而遇險之象。所以一般稱創始的艱難為“屯難”。

    “動乎險中”之所以能夠“大亨貞”,是因為新生事物總是在艱險之中成長壯大的,只要在求發展中能堅持正道(“貞”),其前景無疑是極為亨通(“大亨”)的。問題在于,動則可以出險,當然不容不動;同時,動又要合乎正道(“貞”),動得適宜,才能獲得“大亨”。

    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譯文]雷雨將作,烏云雷聲充滿天地間,正如大自然造設萬物于草創之際、冥昧之時,這時應該建立諸侯,不可安居無事。

    [提示]解釋卦辭“利建侯”。

    雷雨之象是從組成屯卦的震、坎二體推演出來的。震為雷;坎在下為雨水,而屯卦的坎在上,只是云氣。此時欲雨而未雨,只有烏云和雷聲,陰陽二氣充盈天宇,是雷雨將作時的景象,也是剛柔始交、物將萌生時的氤氳狀,這正如大自然在造設萬物的草創時期那種冥昧狀態。當此艱難創始時期,一切都混亂得很,但我們不遑寧處,無法安居,應該建立諸侯,作為自己的輔佐力量?!洞笙髠鳌芬彩怯稍评字笸蒲莸饺耸碌?。

    《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經綸。

    [譯文]《象傳》說:烏云與雷聲混雜,象征“初生”。君子在初創時期要努力于治理經營。(經綸:治絲,比喻治理。)

    [提示]指示新生事物在草創時期要努力經營。

    云雷交至,雷雨將作,是事物初創階段的象征。這也是用天象來比附人事。君子見到這種自然景象,就應該想到,愈是初生之物,愈是草創之事,就愈加需要治理經營。

    第二謎:屯卦是怎樣練成的——透解屯與蒙
    一、屯卦為什么排第三?
    二、邵子論道
    三、屯卦首現不和諧
    四、詳解屯之覆卦蒙

    一、屯卦為什么排第三?
    緊隨乾一坤二緊隨其后的是第三卦屯,這是按《易》之形勢上的上經三十卦得出的結論,這只是表象,本質上是第七卦,因為乾坤的三組身份復成一個了。但從卦上看就是第三個,所以我就按上卦三十下卦三十四的原有序號排下去,我們知道本質也就是了,形式并不重要。
    造天造地已經完成,是到了該結束先天單純的陽生陰與陰生陽歷史的時候了。既然要進入后天,那么乾坤兩卦自然得先做表率,他們不做表率,這后天也沒法開始。在上一章我們主要討論的是乾坤兩卦的先天屬性,本篇與下一篇則研究他們的后天屬性。后天屬性比先天就簡單的多了,把乾坤十二爻打散重新組成兩卦,有來表示接下來的卦是乾為父坤為母生的。我相信當年雖然沒有發達的基因學,但人們還是發現了后代與他們的父母不同程度的有相似之處,這顯然是極容易理解的,因此父母定好了,父母的爻重組成新的卦,就和后代與父母某種程度上相似就吻合了。

    可是為何偏偏是屯卦位列第三?
    為何乾坤的第一個孩子是屯卦?

    這個問題一定不是我自己一人這么想,這是我們釋解屯卦前必須解決的問題?,F在從先天轉到后天,我們的依據只有后天乾坤兩卦,雖然依據不多,但足夠用了,只要我們相信《易》是有血脈的,只要我們相信我們前面的推理是正確的,只要我們相信《易》卦不是詩集,而是有聯系的卦的發展。
    我還相信一定是先有卦形然后才有卦名,中國漢字最早是象形字亦是由形而出,卦也一定是這樣,畢竟畫橫比寫字容易的多,也更容易讓人理解。而屯卦之形一定有其必然性,絕非任何一卦都可以成為第三卦?!兑住分畤乐斉c邏輯關系之明確,我一絲一毫也不懷疑。這個世界只有我們想不到,沒有《易》做不到。
    可是我卻從未見任何一本書言及屯卦究竟由何而來,更不用說向何處而去了,屯卦就這樣有隕自天的來到了《易》?如果真的這樣,《西游記》里面悟空見到屯卦也得甘拜下風了,悟空不過是從石頭里蹦出來,可是屯卦卻是從天上來的。

    第三卦的位置何等重要??!
    乾坤兩卦定的是道,大家都習慣叫天道與地道,那么到了第三卦就順理成章的是人道了。也許有人會說繼續講天地大道也沒什么不對,可是光講天地大道,不講講實用于人道,是不是不太容易理解???舉例說明是不是更好?講人道其實就是天地道的舉例說明,實用于物道與人道應如何,道法天地,法天地而行這話想來很多人聽過。這和馬列主義用于中國是一樣的。乾坤之道為馬列,那物道與人道就是毛澤東思想。
    如果《易》是我們寫的,我們會不會把人道搞的那么遠?要找好半天才能找到,任何一本書都講邏輯與體系,就算是懸疑片,也都有必然的因果,何況是《易》?

    我們就試著推一下屯卦是如何從乾坤兩卦發展而來的,然后看他是不是合天道地道,再看他是不是合人道,如果合了,就是正確的,如果不合,就是錯誤的。
    陰生陽與陽生陰是先天狀態,人道的特點之一就是有了陰陽相和并有了思想,這是先天完全不一樣的。我們在釋解乾坤兩卦時我已經把乾坤各爻于后的發展簡略的提示了一下,其依據是爻辭的延續性?!兑住诽煜伦顕乐數囊槐緯?,如果《易》只是如排列組合一樣給出了六十個四卦,那先祖的智慧又從何談起呢?

    乾坤兩卦生屯的過程我用此圖表示一下,先做個說明:
    1、左圖還是我們在釋解乾坤時用的圖;
    2、右側加上了屯卦;
    3、屯卦左側黃圓內的數字用來表示屯卦是如何一步步從乾坤兩卦發展而來;
    4、右圖黑色爻為坤之原始陰爻;
    5、右圖紅色爻為乾之原始陽爻;
    6、屯卦爻上名稱是在乾坤時的原始爻的名稱,是他們在乾坤時的原始身份。
    屯卦是上經的真正開始,《易》卦是以乾為父、坤為母兩卦為一體,其用為陰陽相和而生屯需兩卦,這是乾坤兩坤的后天屬性,乾為父坤為母。相和與有后是以兩卦之爻重新組合的方式表現的,乾坤兩卦的爻如兩堆六根的筮草混在了一起,然后重新生成了屯與需,本篇重點釋解乾坤生屯。
    簡單的理解就是把乾坤兩卦的爻寫上他們的名字,然后胡亂放在一起,然后從里面按著人道先挑出六個組成屯卦,余下的再按人道組成了需卦。
    第一步,坤之初六入屯之六爻位而成屯卦上六爻。
    天尊地卑之天尊,體現天尊用乾卦上九,畢竟這是乾之最高爻位,是最好的體現方式。天地大道第一條就是天地定位,這樣去想最合理的??商熳鹋c地卑并不能完全表達天地之偉大之先天功用,尤其是乾陽生陰之用九與坤陰生陽之用六之質變功用。就陰陽、剛柔等對立統一的關系而言,天地最大功用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天行健,而是乾陽能生陰并坤陰能生陽,這才是天地之極致時的質變表現。乾坤兩卦有先后天屬性,這么偉大的代表絕對代表他們先天標致的記號要不要紀念一下?要不要讓人一看到他們就想起他們先天的偉大?所以體現天尊時選了乾卦的上九經用九而變的坤卦初六而未用上九,上九真是亢龍有悔啊,居然未進屯卦,如果沒有經用九生坤之初六,上屯卦的一定是他,而且是絕對的首選。坤之初六與乾之上九一樣,都帶著用九,只是用九位于乾之上九之尾,而于坤之初六則是位于其首。不要忘了坤之初六與乾之上九是同位爻,如果按嚴謹次序來排,同一個爻位都帶用九,坤之初六當仁不讓的入了屯之頂爻,這當然和于天地大道。

    第二步,乾之初九入屯之初爻位而成屯卦初九爻。
    天尊地卑之地卑,在先天必須是陽順陰逆,因為先有的先天陽,后有的先天陰。到了后天,陰陽相和才能有后,因此某種意義上說陰陽平等了,或是說平等了不少。因此說陽順陰逆也成,說陰順陽逆也成,只是參照物或是角度不一樣。乾坤兩卦作為一個整體來看,乾卦初九與坤卦上六就都是底爻。同天尊一樣,地卑最好的選擇當是坤之上六出任初爻位??墒且埠吞熳鹨粯?,地順并不能完全體現地的偉大,而地最偉大的功用在于地之上六經用六而陰生陽,這當然也合天地大道,道理與第一步一樣。天之上九都未上屯卦,地之上六自然也不能讓,謙也。兩個頂爻都不上對于乾坤兩卦來說,也是一種平衡與平等。
    如果乾之上九入到頂爻,而坤之上六入到底爻,那么很容易讓人記不起他們的偉大功用,而正因現在這樣排,看著有些不合常理,但正是這種所謂的不合常理總是提醒人們,后天一定要記得先天之功啊,沒有先天沒有后天啊,先天為體后天為用啊。

    第三步,乾卦九五入屯之五爻成屯卦九五。
    初與上這兩爻確定,接下來確定的就是被尊為王位、君位、帝位的五爻,如果把這個位置給了陰爻,顯然有失體統,更失天地大道,陰陽錯位?!兑住分鲫栆株幨浅B,二爻與五爻一定還是陽在上而陰在下,這個位置的人選是唯一的,只能是乾卦九五,九五是飛龍在天,而且本來就是乾卦五爻,這當然也是合天地大道的,也相當的合人道,君道不是人道嗎?陽上而陰下,從天地定位起就是這樣的。此亦合兩儀之道,先有天,后有地。
    第四步,與五爻對應的是二爻,二爻柔位,與五爻同列上下兩卦的中爻,應與不應是關鍵,乾坤生的第一個孩子安能不應?如果把這個位置給了陽爻而與九五之君無應,實在是大大的不應敬,更不和人道,君居然無正應正配?到哪都說不通,畢竟君就是君,不是寺院的住持。乾坤一共十二個爻,現在只用了三個,還有九個。在這樣寬松的情況下如果真的君無應,實在太不和諧了,實在太不應該了。最合適的人選只有一個,坤卦六五。坤卦六五爻辭“黃裳,吉”。在此就真切的體現出來了,絕對的不二人選,絕對的必須入二爻位,不僅陰爻柔位,還與九五正應,而且其于乾坤兩卦一體的對應位置根本沒變,天作之和。坤之六五應乾之九五,這不僅和了天地大道,還和了人道,尤其是和了帝道。
    因為一些理論認為五爻與二爻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就先排第三步與第四步,再排第一步與第二步就是了,前四步這樣這樣調整于我們排定屯卦之爻的本質并無影響。天、地、君、后都安排好了,其他兩爻相對就容易一些,容易也不能胡來更不能馬虎,一定得仔細推敲。

    第五步,坤之六三入屯卦四爻位而成屯卦六四。
    接下來要選的就是屯卦的三爻和四爻,先定四爻是必須的,因為四爻離君位近,得放一個踏實的爻于這里。這時只有兩個人選,就是乾卦的四爻與坤卦的三爻,這兩個爻在乾坤一體時在一個爻位上,哪個好就用哪個.
    “坤卦六三:含章可貞?;驈耐跏?,無成,有終。”
    “乾卦九四:或躍在淵,無咎。”
    一個是有本事而不用,另一個是有一本事就想試試,雖然陰陽有別,于人道而言,九五一定會喜歡六四,這當然不僅僅因為他是陰是個女人。如果九四真的有本事而真能助君,也有入選的可能,顯然他的表現和六四相比還是差了些,坤之六三入屯卦四爻位而成屯卦六四,這是第五步。君乘于其上,與其陰相和的機會也多了一些,一夫有幾個妻妾也是合人道的,當然也合君道。從屯卦后來的發展中我們也證明了此點,在屯卦變咸卦時此爻與九五不僅長期媾和還生了一個兒子,不過依然是無成有終的與君最終分開而被其正應即屯之初九所納。
    第六步,坤之六四入屯卦三爻位成屯卦六三爻。
    屯卦五爻已定,只余下一個三爻待定。還是兩個人選,乾卦九三與坤卦六四.
    “乾卦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
    “坤卦六四:括櫜,無咎,無譽。”
    一個是惕龍每天思想,一個是括櫜,有本事不用的謙謙姿態,謙卦于《易》之六十四卦當中也是唯一一個無兇無吝的卦,顯然六四上卦當之無愧,而九三健而惕,差些意思。
    至此,屯卦以乾坤兩卦為基礎發展了出來,對于乾坤作為一個整體來看,屯之上卦的爻均是以原位置上卦的,這是與乾坤生需不一樣的。
    研究到了這,不知是否還有人懷疑乾坤兩卦這樣生出了屯?
    如果《易》不能夠說服所有人,那就一定不要《易》。
    乾坤兩卦生屯卦當然不僅僅是這佐證,為了能夠更加的說明這個變化的合理性,我們再來看看下面的分析:
    1、屯卦的六二與九五正應,初九是坤之用六所生新生陽不盛,放在那里在他長成之前起碼沒有勾引六二并與六二相和的問題。九五會不會放一個帥的要命又陽剛的要命的陽爻于初九位?如果是您,您的未婚妻在外地,您會不會安排一個帥得要命的成年男性天天陪著他?夫道算不算人道?
    2、從古至民國,一個男人幾個女人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最主要是因為當時衛生條件下,新生兒存活率低,多幾個女人就多生幾個孩子,多幾個孩子成活的幾率就高一些。因此就算九五身邊全是陰爻,對于六二來說也無話可說,因為當時的社會就是這樣。有隔夜米尚且納個小妾,又何況是君?上六、六四與九五一乘一陰,這貌似也合婦道,婦道也是人道。難道不和夫道與帝道?
    3、還記得坤卦卦辭: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吧。這也是一條超級重要或是說一錘定音的線索,主人公是坤卦上六經用六而生的乾卦的初九新生陽,目前是屯卦的初九。大家看一下屯卦的互卦,剛好二三四爻構成的坤卦在初九的上面,此為得朋,而三四五爻構成的互卦艮剛好被六二隔開,此為喪朋,使這個陽爻遠離了艮,真是西南得朋與東北喪朋啊。
    4、除去初九為新生陽,其他四爻只有一個九五陽爻,真是十分的合夫道,夫道也是人道,初九屬蒙童,于陰陽之事尚未開化,對九五構不成任何威脅。
    5、再讓我們看看爻之間的關系,六二與九五正應前面分析過于此不復細述。說別的爻,初九與六四正應,初九為小童,而六四有應亦無法相和,承于九五因此只能和于九五,此點于后續各卦的發展中被體現了出來。不應的是六三和上六,上六與六三于上下卦同位而無應,因此初六長成也只能和于其所乘的九五。而六三即坤之六四之順從或是叫忍受我們再重復一下:括櫜,無咎,無譽。上六在坤卦時的爻辭相信大家也沒有忘:履霜,堅冰至。女人嘛,長大成長,自需要陰陽相和,他沒的選擇,只有九五,九五是君,堅冰致指的是與君配,女人之極也不過如此了。人道啊,被計算的如此巧妙,只有九五是最劃算的,其為君,劃算也是合理的,誰讓他是君呢?
    6、屯卦卦辭也是從初爻起,所有的卦都一樣,既然乾坤皆有后天屬性,卦爻辭也有后天屬性。坤卦在卦辭里對新生陽的說法有一句是這樣的:先迷后得主。而屯卦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迷為因,磐桓為果,順序而來,看清楚了才有了利建侯的最終結論。
    7、屯的意思是難行不進,不禁讓我又想到坤卦上六的爻辭:龍戰于野,其血玄黃。新生命的誕生又怎會一帆風順,屯卦卦辭也與坤卦上六合上了,對應關系明確而直接。
    結論是:屯卦就是這樣變來的!

    先祖的智慧與嚴謹于此體現的淋漓盡致,在推導這卦時我相信先古圣賢也有各種各樣的困惑,到底該用哪個爻?到底應是哪個卦排于乾坤之后?我們如何留下線索讓后人知道屯從何而來又往哪去。
    我們從乾坤推導出的屯卦合天、地、人道,實在看不出哪不合,屯卦作為《易》之第三卦即乾坤之長子,就是這樣被練出來的!

    二、邵子論道
    說了半天“道”,到底什么是道?讓我們用心體會邵子的經典論述。
    《觀物篇》:天由道而生,地由道而成,物由道而形,人由道而行。天、地、人、物則異也,其于由道一也。夫道也者,道也。道無形,行之則見于事矣。如道路之道,坦然,使千億萬年行之,人知其歸者也?;蛟唬?ldquo;君子道長則小人道消,君子道消則小人道長。長者是,則消者非也;消者是,則長者非也。何以知正道邪道之然乎?”吁,賊夫人之論也!
    天由道而生,地由道而成,物由道而形,人由道而行。天、地、人、物是不一樣的,但源由卻是一樣的。道,就是道理。道理無形,按道做事就體現在事情上了。道也和道路的道是一個意思,平坦,就能讓千億萬的人走在上面年,人們知道這其中的原因??梢赃@樣說:“君子的路長小人的路就縮,君子的縮那么小人的路就長,長是肯定,縮就是否定,如果縮肯定,那么長就是否定。我們又怎么知道正道邪兩道就是那樣呢?”哎,最鬼的就是人的論斷了!
    《觀物篇》:不曰君行君事,臣行臣事,父行父事,子行子事,夫行夫事,妻行妻事,君子行君子事,小人行小人事,中國行中國事,夷狄行夷狄事謂之正道。君行臣事,臣行君事,父行子事,子行父事,夫行妻事,妻行夫事,君子行小人事,小人行君子事,中國行夷狄事,夷狄行中國事,謂之邪道。
    不說君行君事,臣行臣事,父行父事,子行子事,夫行夫事,妻行妻事,君子行君子事,小人行小人事,中國行中國事,夷狄行夷狄事是正道。但君行臣事,臣行君事,父行子事,子行父事,夫行妻事,妻行夫事,君子行小人事,小人行君子事,中國行夷狄事,夷狄行中國事,一定就是邪道。
    三、屯卦首現不和諧
    純陽之乾與純陰之坤,因各爻志同,因此和諧無比,或是在說在先天狀態時都是混沌未開,就和亞當夏娃未吃禁果前一樣,生活的無憂無慮,甚得上帝喜受。到了后天的屯卦就不一樣了,卦里有陰有陽,每爻又是一個人,人多了事情就多,還是因為人有思想,因此就有了陰陽之間并同性之間的各種復雜關系,因此也就有了可能的和諧與不和諧。屯卦各爻都是由乾坤兩卦發展而來,其原始身份為體,于屯卦時的身份為用,體用結合就清晰多了,從第三卦開始一定得養成綜合分析各爻情況的習慣。
    分析完了屯卦是如何來的,接下來我們分析屯卦的卦爻辭。
    屯卦,總卦序第三卦,卦辭: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候。
    屯兩個讀音tún、zhūn,于《易》我們通常情況下讀zhūn.
    屯,從屮(chè)貫一。屮,草。一,土地。象草木初生的艱難,種子剛剛破土而出的狀態。屯同迍,難行不進的樣子。
    屯當然也和屯積之意,《易》字一字多意是常見的事。于此我們先知道屯的意思,這樣解爻辭時不會亂,拿不定主意時以屯的意思為主,解完爻辭后再反回來解卦辭。
    剛剛推導的乾父坤母生屯的過程告一段落,現在真正意義的純后天第一卦屯閃亮登場!

    先看上下卦同位并有正應的初九與六四。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無不利。
    初爻接卦辭而來,同時也是接坤卦給此爻定性的先迷后得主而來。故初九雖陽爻剛位理應健行,可是因潛龍勿用宜靜不宜動。屯卦卦辭里有勿用,因此初九現在不動也是與卦辭合,勿用也許也指的別的爻,但肯定也是給此爻定的性。陽爻之勿用就是不往而守,不征而待。初九與六四正應,初九不動,則正應六四必來,六四一動也成了勿用,陰爻之用為靜,勿用當然就是動,既然勿用,必有攸往,往正應初九處去完婚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因此吉,無不利。
    再看六二與九五。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兇。
    兩爻得中并正應,尤其九五還居尊位,看著還是不錯的。六二等了十年,終于等到九五前來迎娶,六二已經守了好久了。他的真實身份是來屯卦之前的坤之六五,在坤卦之六三即本卦的六四都已經或從王事,而六五至本卦才由初至五才被迎進門,確實等了整整十年。我們知道乾之上九經用九生陰,新生陰經初六、六二、六三、六四初爻發展到五爻,一爻一個“一得貳”,剛好數十。六五在初初六、六二、六三、六四這些位置上均沒有等到君來娶,天時不到。等他來娶的時候,已經到了非娶不行的時候,如果不娶,君都不安了。
    六二乘于初九之上,初九的真實身份雖是新生陽,但也必然長大,小的時候不通男女之事當然老實,長大了可就不好說了,所以隨著他不斷長大,六二隨時有被初九掠為己用的可能,因此在九五爻辭里說,小貞吉,大貞兇。小指的是六二,陰爻為小,而大指的是九五,陽爻為大。屯于此是屯積之意,其,指的是九五,膏指的是六二。六二守而有好結果,故可貞。而九五不迎娶六二,將其屯之,苦了六二,可是九五卻舒服的很,下有六四上有上六,左擁右抱的,最有可能的當然是六四,六四成年了,初六還小,等初六長大了,無應相和,自然也是九五的。九五乘于六四之上且為君,再加上六四之應初發還不通男女之事,九五近水樓臺自是先得月。
    十的另外一個理解就是旬,旬有旬空,一旬十年,如一世三十年分為上中下旬,會有兩個地支輪空,也叫旬空,六二爻就是被九五旬空掉的。十代表一旬結束,在下一旬里被旬空的地支會重新排進來,陽為干,陰為支,因此十如此解釋也合理。
    六二乘于初九之上,初九的真實身份雖是新生陽,但也有長大的可能,現在老實,長大了可就不好說了,所以隨著他不斷長大,六二隨時有被初九掠為己用的可能,因此在九五爻辭里說,小貞吉,大貞兇。小指的是六二,陰爻為小,而大指的是九五,屯于此是屯積之意,其,指的是九五,膏指的是六二。六二守而有好結果,故可貞。而九五不迎娶六二,將其屯之,九五也不可能沒有陰相和,此陰當然是六四因為上六還小,九五乘于六四之上且為君,其近水樓臺自是先得月。
    還記得六四的前身是坤卦的六三,說的是或從王事,無成,有終。在此也體現出來了,九五是始亂終棄此謂無成,而六四去找初九,此為有終,當時用的是或,不是一定,就是說這種情況是有可能的。而九五顯然就真是這么做了,可是他心里也虛,再健行也要適可而止,終于放了六四而納六二。再長時間占著六四,估計初九也不答應,一方面可能報復的將乘于其上的六二先占上,另一方面也可能出擊九五并將六四搶回,這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再看看六三爻怎么說。
    六三:即鹿無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六三陰爻剛位不正且無應,就如即鹿無虞一般瞎轉,也想著找個依靠,只有九五合適,初九太小,九五乘著六四應于六二承于上六,自己的機會實在太小了。君子就是男人,男人太少,不如算了,一是難度大,二是就算努力結果也亦未可知。即鹿無虞解爻時細解。

    做法相反的是上六,我們來看看上六的爻辭。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上六是乾卦上九生的新生陰,上六小的時候當然不會想這些事,也不覺得什么。六五等了十年,這初六怎么算也十周歲了吧。以前十幾歲就嫁人的屬普遍情況,大了需要了,九五不要六四了卻沒要自己,而去迎娶六二了,自己年紀輕輕的為什么九五不要啊,上六死活不明白,就騎著馬去追,哭得真是慘啊,也真是可憐。他哪明白啊,九五也沒辦法,再不娶六二進門,九五作為君就有可能被戴綠帽子,這種事是君所不能容忍的,畢竟這是乾坤后的第一卦,君怎么可能讓自己的正應先被別人占了呢?只有自己先占別人正應的份兒,根本不可能讓別人占了自己的便宜。
    《易》卦之卦爻辭,都十分精辟,甚或一段過程都用幾個字精辟的表達出來,因此在釋卦時明確其場景與角色,這樣才能更精確的理解卦的意思。比如本卦的初九與上六,其身份都是初生陽與初生陰,他們長大了才有了九五的擔心和上六苦追九五,并且發展出了九五放六四走和六四從初九的事。

    對于各爻的分析,前面只能叫分析,不是精確釋解各爻,我們了解了背景與人物關系,是為了更精確的釋解各爻,接下來我們順序釋解各爻辭,于后總結卦辭。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先說說卦象吧,上卦坎為淚為泣,坎為血,上六是頂爻,如果按人的部取象,也是在頭部,取象很合理。
    上六與六三不應,但乘于九五,因此想方設法的接近并親近九五,最終未果。上六也是騎著馬想破除一切困難,可是先有六四與九五相纏綿,后有九五要納六二,根本就輪不到上六的份兒。上六傷心至極啊,人困馬乏,甚至都哭出了血。上六也不明白,自己是最年輕的陰爻,為什么九五就是不要自己而要六四和六二呢?如果這個世界上的事都能讓一個剛成年或是接近成年的小女生看透,這個世界也太簡單了。上六一定有這樣的疑問,在本卦向后的發展中必會給一個交待,我們也先屯其膏,不急著知道結果,現在知道他苦追九五而未果就成了。
    最后我們來看看屯卦卦辭: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候。
    屯卦是在乾坤之后的真正意義的純后天第一卦,有天有地之后,天道、地道已成,人道始行。由坤卦上六之龍戰于野我們已知道,地面萬物艱難的開始生長,屯卦為人道之始。萬物破土而出確實如戰一般,其實哪個生命又不是戰呢?首先要戰勝的就是自己,戰勝不了自己安能破土而出?
    侯的字形是布下有矢,矢者,陽也,健也,藏于布下為勿用。靜而不動的堅守會有收獲,如果動則無,動即是用,用則攸往亦無。
    屯;艱難的守侯。
    元亨;從開始就是通暢的,指的是初九等六四,六二等九五,這本身就是乾坤生屯時就定好的正應,因此用了元亨,元一定有起始,有源頭。有乾坤這樣的父母,由乾坤兩卦之精選爻構成的屯,亨是必須的。自開始就是通暢的,這個開始就是自乾坤起,各爻均是從乾坤精選而出。如果正應都不亨就沒得亨了。
    利貞;在堅守中會有收獲,指的也是初九與六二,都沒動,動也沒用。捎帶著指了上六與六三,靜等就有機會,動了也是白動。
    勿用有攸往;不作為會有長遠的發展,六三是不作為,上六作為了可是無果,因經無利無攸往。初九與六二皆待正應,亦為勿用。九五為君,用與無用皆一樣,他說的算,但不能太過格,過格可以,君有特權,但太過則有兇禍。六四者,和九五鬼混在一起,一個巴掌拍不想,他也有脫不開的干系,本來應和六二一樣,為初九死守,但他沒做到,這就是有用,有用自然是無利。陰爻本應靜,勿用即是動,動而去初九處,尚有可能有利,現在十分明確的是九五已經不要他了。各爻于卦辭中就已經對其未來的發展定了方向,而在其發展中亦是向著這個方向而去的。
    利建侯,在建設自己的侯國,指未強大時先強自己,于本卦而言如此,對初九而言更是如此。自己不強大就只能看著,不合理的也是合理的,比如九五占有六四多年。而自己強大了,不合理的也會合理,如掠六二為己用。
    我們分析的屯卦,六個爻六個人,六個人有男有女,爻與爻有應承乘的關系,不和皆是因為兇字已經出現。六個人的關系夠復雜,各有各的想法,因此也各有各的做法,對的自然是吉,不對的有可能兇,適可而止,見好就收是上策。我一直講《易》是教導人如何做人如何做事的書,至此相信大家都相信了。
    這么復雜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很多人不好把握,如果自己去想也許也想不明白,于是先賢們就把用卦的方式成了卦象,又用卦爻辭的方式告訴我們應該如何應對,用心良好。
    這只是真正意義后天卦的開始,就如亞當夏娃再怎么樣也和乾坤一樣,出不了大格,畢竟是上帝親手造的,可是到了第二代該隱和亞伯就不是這樣了,不僅有忌有眼,還有了殺戮。屯與需也是第二代,現在也僅是剛剛開始有不和諧。
    說到不和諧,我們就來總結一下本卦各爻間的不和諧。
    初九的正應和九五鬼混在了一起,自己卻沒的用,不和諧;
    六二本應是九五的正應早該被娶進門,但九五自己風流卻屯著自己,不和諧;
    六三成年女人,男人太少,還是沒想這問題了,不和諧;
    六四占了別人的男人,只因自己的太小,甚至有可能因此給君帶來兇禍,不和諧;
    九五開始是還不錯,可是后來初九漸漸成長,他也感到了危機,不和諧;上六苦追自己卻無法給人家一個說法,不和諧;
    上六和六三差不多,都是沒人要,只是六三是自己退出競爭,而上六是爭了半天也沒爭到,不和諧。
    乾坤的和諧剛到屯卦被開始了這么多不和諧,有了不和諧和才需要學習如何和諧與如何應對不和諧,《易》因此而精彩!

     

     

    于本篇最后把“侯”的相關資料發于此做為參考。

    侯從兩個方面理解,第一個爵位,第二個侯國。侯,《說文》本作矦。從人從廠。象張布之狀,矢在其下?!稘h書》多作矦。從矢取射義,射之有侯。古者以射選賢,射中者獲封爵,故因謂之諸侯。
    《周禮》方千里曰國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衛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蠻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鎮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蕃畿。
    公,身居高位的天子重臣稱公,所見有周公、召公、畢公、明公、井公、毛公、芮公等??梢钥隙ǖ姆Q公諸侯,有宋平公、宋元公、宋景公、宋昭公。侯,西周春秋時代行用最普遍的爵稱是侯。
    金文所見主要是周初始封的周姓諸侯,如魯侯、康侯、邢侯、蔡侯、滕侯、虞侯、荀侯、曾侯等。稱侯的異姓國君,除與周室關系非同尋常的姜齊以及取而代之的田齊外,大都是周初褒封的前代帝王之后,或者早已存在的“先封”之國,有鑄、陳、紀等。伯,西周時代稱伯的諸侯,多為文獻記載較少的小國之君,有的是畿內封君,如榮伯、井伯、杜伯、單伯、散伯、徵伯、過伯、夷伯等。春秋時代明確稱伯的國君,主要有鄭伯和曹伯。子,金文中的子明確屬于爵稱的,主要有北子和沈子。文獻中其他諸子,尚無金文印證。男,《春秋》所見男爵僅有許國。1967年陜西長安縣馬王村出土一件西周晚期的銅鼎,證實許國國君的爵稱確為男爵。
    用,與體相對
    就乾坤兩卦來說
    在先天乾坤循環的裝態下
    以乾卦為體,在上九之末即坤之初六之初這個交接點的位置就是用九,全稱可以叫用九生陰,九是陽,因此可以叫用陽生陰,用就是用處.如果站在坤的角度則可以叫起六,即起陰,陰的起點.但這樣叫,只體現了起點,沒有體現起點之源,沒有完整的體現體用關系.
    而經常性的有一體多用,如一個人可以兼幾個職,一個人的性格有幾種特點等.
    因此先天乾做為先天陽,用很多,如日月星辰等.
    用九也僅在先天狀態下乾坤互生時才有,到了后天卦就沒有了.
    同理用六也是一個道理,用六生陽,六是陰,即用陰生陽
    如此先天乾坤循環并生生不息.

     

    ------分隔線----------------------------
    乱妇22P欧美一级,女人摸了男人生殖视频,午夜性刺激片免费观看视频
  • <menu id="qmgac"><tt id="qmgac"></tt></menu>